今天是
文章 下载 图片
 | 网站首页 | 文艺中心 | 会员交流中心 | 文艺商城 | 文联简介 | 团体会员 | 文联机构 | 文联章程 | 
您现在的位置: 苍溪文艺网 >> 文艺中心 >> 文学天地 >> 文艺讲堂 >> 正文
蒋涛:古典诗词中的“咏梅”
作者:蒋涛 来源:苍溪文艺网 点击: 更新时间:2016-03-11 14:57:54 分享到新浪微博
 

主讲人:蒋涛,字逸风,号剡盦,又号两不厌轩,别署蒋山青。金陵人,和社副社长。尝读法学,寄心古籍,研习传统诗词十余载,有诗集《而肥集》、词集《啖菰词》。

 

 

前言:

水月精神玉雪胎,乾坤清气化生来。



梅者,百花之首,松竹之友,乃中国传统文人志趣高洁之精神图腾。咏梅则更是中国传统诗词吟咏题材中一方重镇,历代不绝,蔚为大观。



疏影横斜,暗香浮动,从古至今,无数文人才子,为梅花倾尽文采,以一首甚至一句惊艳文坛而流传后世者,何其多也。



咏梅诗于何时在中国诗歌史之舞台上首次登场?白梅、红梅、绿梅,乃至画中的墨梅,又是如何在诗人笔下巧夺造化?



且梅园隐几,读诗赏梅!



上篇:咏梅简史



梅者,盖吾国文化中特色之意象。然检历典籍,则专意咏梅之作,少见于曲;次见于散文(如元 王冕 《梅华传》)赋(如唐 宋景 《梅花赋》 ;南朝梁 萧纲《梅花赋》等;又以宋宰相肝胆铁石,何以写梅花温婉纤弱,今是有所存疑的);而多见于诗词。以梅种分,则多咏白梅,少有红梅,而绿梅,而水墨梅等。



那么,梅之意象,何时而来;因何而盛呢?



事实上,古之谓梅,“某”也,为酸果之意。而梅于文学之初出现,亦多由梅实之意而非梅花也。

 

如《召南•摽有梅》:

摽有梅,其实七兮。求我庶士,迨其吉兮。

摽有梅,其实三兮。求我庶士,迨其今兮。

摽有梅,顷筐塈之。求我庶士,迨其谓之。

 

摽,坠落;谓,会。需要注意的是此时梅的作用仅为起兴,并标明时序的变化。从留在树上的梅实逐渐稀少,而指出时令变化,而主人公之心情亦益发急切。



及至先秦文献中的梅,亦仍然多作梅实之意。

 

如《尚书•商书•说命下》:

王曰:“……尔惟训于朕志,著作酒醴,尔惟曲檗;若作和羹,尔惟盐梅。”

 

此处商王以诸喻君臣之关系:将臣子比作酿酒时所用的曲檗(酒曲);比作调和羹汤时的盐和梅等调料,以喻臣子如肱如副,相调相补之用。其中的梅,取梅子酸意。有人亦以为此处梅即醋也。



直到汉武帝柏梁台联句时,出现的梅:“枇杷橘栗桃李梅”,由前后来看,所指仍然为梅实而非梅花。


直到魏晋时期,梅花才迎来它的第一次出场:



便是《荆州记》所载有名的陆凯《赠范蔚宗》了。



“陆凯与范晔相善,自江南寄梅一枝,诣长安与晔,并赠诗曰:‘折梅逢驿使,寄与陇头人。江南无所有,聊赠一枝春。’”



但要知南北朝时有名的各有两位陆范;具体何指,大概还要存疑的。



而具体咏梅的专作现在看来则出自鲍照的《梅花落》:“梅花自秦汉而下无一语焉,至宋鲍参军照始赏其韵而寓之诗然,则梅之见于赋咏者实自明远始也。”(宋•刘学箕《方是闲居士小稿》)

 

梅花落

中庭杂树多,偏为梅咨嗟。问君何独然?念其霜中能作花,露中能作实。摇荡春风媚春日,念尔零落逐寒风,徒有霜华无霜质。

 

此诗是典型的托物咏怀之作。中庭多树,何以偏怜梅花呢?原因在文中给出。文中的“其”即指梅花;而“尔”则指杂树。“徒有霜华无霜质”是对一些妥协伪善者的绝佳讽刺。明远一身沉沦于门阀制度之下,抑郁而倔强。他赋予梅花以坚贞,高洁之态,开后世咏梅作品风气之先。



这一时期用梅花的作品骤然多了起来。其中最为有名的当是何逊阴铿的两首作品:

 

咏早梅诗(何逊)

兔园标物序,惊时最是梅。衔霜当路发,映雪拟寒开。枝横却月观,花绕凌风台。朝洒长门泣,夕驻临邛杯。应知早飘落,故逐上春来。

 

雪里梅花诗(阴铿)

春近寒虽转,梅舒雪尚飘。从风还共落,照日不俱销。

叶开随足影,花多助重条。今来渐异昨,向晚判胜朝。

 

杜甫说“窃攀屈宋宜方驾,恐与齐梁作后尘。”(《戏为六绝句》)但他本身对阴何之作却极为推崇。他著名的咏梅诗中第一句便是“东阁官梅动诗兴,还如何逊在扬州”。(下有引)何逊此作对后世影响极大,后人有言“梅从何逊骤知名”(宋 赵蕃)。



然而此时的咏梅诗,在技法上依然较为单一。两首都是首句点出时令,并直接引入梅花。且相较于后世对梅花品格的塑造与赋予,此二手则为单纯对梅花形态的描写与比拟。需要注意的是何诗中第四句“朝洒长门泣,夕驻临邛杯。”与上下文无涉,或有可能是混入的。


另外在此时期还有不少咏梅名作的出现:

 

咏落梅(谢朓)

新叶初冉冉,初蕊新菲菲。逢君后园宴,相随巧笑归。亲劳君玉指,摘以赠南威。用持插云髻,翡翠比光辉。日暮长零落,君恩不可追。

 

梅花落(徐陵)

对户一株梅,新花落故栽。燕拾还莲井,风吹上镜台。娼家怨思妾,楼上独徘徊。啼看竹叶锦,簪罢未能裁。

 

咏梅花(鲍泉)

可怜阶下梅,飘荡逐风回。度帘拂罗幌,萦窗落梳台。乍随纤手去,还因插鬓来。客心屡看此,愁眉敛讵开。

 

值得注意的是以上三首体现了咏梅诗的又一大特点:伤春。以谢朓诗为例,讲的是梅花初被君王攀折,并赠与美人,甚为恩眷。然而到日暮时分,花枝寥落,君王的恩情也变无法追忆了。这也是小谢对自身际遇的感怀与寄托。



那么,我们便不禁要问,何以梅花在漫长的时间里默默无闻,而在魏晋时却突然大放异彩了呢?



稼轩的一首词给予了恰当的解答:“剩水残山无态度,被疏梅料理成风月”。恰恰是南渡后梅花在南方大量的存在,使之得以为诗人们所观察赏识;而更是剩水残山的悲凉,赋予梅以婉转伤心的态度。这也是此时期诗人多咏落梅的意象的一个原因。



总结而言,南朝已为后期定下了咏梅的基本格调:咏梅之坚贞,示其清刚孤傲的特点,而成高士形象;借梅伤春,以感事伤怀之意,多联美人形象。恰恰是“雪满山中高士卧,月明林下美人来。”(明 高启 《梅花九首》)

之后,咏梅诗迎来了迅速发展的时期。唐朝是我国诗歌的巅峰,而咏梅诗亦不断的完善出新。



清•田同之《西圃诗说》中讲“梅花诗……唐诗人虽多,而杜少陵才二首,白香山四首,元微之、韩退之、柳子厚、刘梦得、杜牧之,各一首。其余不过一二。如李翰林、韦左司、孟东野、皮日休并无一篇。”(皮日休确有一篇咏梅专作《行次野梅》。此处有误)



初唐中已有不少咏梅之作,多于宦游之感相结合。



而盖唐一代,最为典型而杰出的首推老杜《和裴迪登蜀州东亭送客逢早梅相忆见寄》:

 

东阁官梅动诗兴,还如何逊在扬州。

此时对雪遥相忆,送客逢春可自由。
幸不折来伤岁暮,若为看去乱乡愁。
江边一树垂垂发,朝夕催人自白头。

 

老杜大笔,再不着于梅花具体的意象,而是遗形取神,溶情化景。尤其颔联对雪相忆,感叹“送客逢春可自由”。当时遭逢乱世,梅如此,人非如此哉?读来涤荡牵连,余味无穷,难怪王世贞要评其为“古今咏梅第一”。



及至晚唐,侧重的更多是梅的高洁清丽之质。

而待宋之来,咏梅花诗开始迎来自己的高峰,并由此开启直至今日的咏梅的热情。《四库全书总目提要》:“自北宋林逋诸人递相矜重,暗香疏影、半树横枝之句,作者始别立品题。南宋以来,遂以咏梅为诗家一大公案。”



在此需要特特指明的,是林逋的孤山八梅组诗(虽云组诗,却非在同一时期完成的)与苏轼的红梅三首。二者分别使得梅花成为一种中国文人永恒的文化烙印以及所谓“梅格”的提出。

 

苏轼《红梅三首》之一:

怕愁贪睡独开迟,自恐冰容不入时。

故作小红桃杏色,尚余孤瘦雪霜姿。

寒心未肯随春态,酒晕无端上玉肌。

诗老不知梅格在,更看绿叶与青枝。



值得大加关注的是颈联与尾句。颈联分别与桃杏相比,指出虽然花的姿态与桃杏相类,但却比它们多了孤瘦耐寒的霜雪之姿;尾句更是直接点出“梅格”,而其所谓“诗老”指的是与欧阳修交好,因一篇《祭石处士文》而留名的石曼卿。他在《红梅》诗中写“认桃无绿叶,辨杏有青枝。”这当然是分辨梅与桃杏很好的方法,东坡却甚是不满:简直是教蒙童辨物嘛,有何诗味可言呢?

 

和靖先生的《山园小梅》当然是名声广播的了:

众芳摇落独暄妍,占尽风情向小园。

疏影横斜水清浅,暗香浮动月黄昏。

霜禽欲下先偷眼,粉蝶如知合断魂。

幸有微吟可相狎,不须檀板共金樽。

 

但今日看来,除了颈联之生动传神外,其余似亦无可指称之处。而不幸的是和靖先生最得意的两句却颇像他偷了人家的:五代时南唐江为写竹影横斜水清浅,桂香浮动月黄昏。和靖先生仅仅改了两字而已。“唉唉,这怎么好意思呢?况且这两句写桃写杏不亦可吗?”有人便这样问了。然而能让后世诗家评家刁毒的眼睛满意的,毕竟不是等闲而语的。但便先让我们把这个问题放一放,到后文再说吧。



明清之际而到民国乃至今日,咏梅诗长盛不衰。传世而有名的如元代王冕的梅花诗;明代高启《梅花九首》;清代张问陶梅花诗;清末八指头陀白梅诗等。不过大家越写越多,写尽了形态,写烂了意象。难怪有人愤怒“好诗都让前人抢走啦”(袁枚)。



文章的最后,以两件咏梅诗的公案作结吧,都是痴绝悱恻的爱情故事:



一位是与吴兆骞、彭师度同被吴伟业誉为“江左三凤”的陈维崧迦陵。他在拜访冒襄时,认识了他家的娈仆徐紫云,每携之同游。冒辟疆颇为愤怒,欲责罚徐;陈便向冒母求情。冒母说若能一夜写得梅花诗百首,即当恕之。果然陈费尽心力,第二日竟真交了百首梅花诗出来。后来直到徐娶妻,病死;陈都有所贺吊纪念。其情虽不伦,亦缱绻矣。



另一位则是与曾国藩,李鸿章同时被誉为“大清三杰”的彭玉麟。其幼时与外祖母养女“梅姑”合意,惜乎梅姑远适他人,且很快难产而死。彭玉麟一生无法释怀,发誓要“画万首梅花以纪念之”。四十年时间不辍至死,检其梅花墨迹,亦逾万幅了。

 

下篇:佳作赏析



历代咏梅之作,不知凡几。而一些作品独能超拔其类,流传万世,长盛不衰。相比于同题材的作品,是什么使它们拥有了这样的生命力呢?庖丁解牛,技近乎道;而对诗词的鉴赏,也应当先得其技而次悟其道。道者,忽忽然不可言传;而技者,却还当有恰当的法门可寻。



诗词之统篇,有所表里。表者,创作之手法;里者,立意之心思。



于创作之手法论,咏梅诗是实写还是虚写;是白描还是彩绘;是纯粹的写景还是有所指的寄托;造就了咏梅诗“形”的缤纷繁复。



以实笔相摹者,如:

 

冷艳天然白,含香分外清。(尤褒《梅花》)

根老香全古,花疏格转清。(张道洽《梅花》)

一朵忽先变,百花皆后香。(陈亮《梅花》)

腊后春前芳信密,水边林下晓妆明。(晁君成《梅花》)

湖影倒窥疏影动,屋檐斜入一枝低。(林逋《梅花》)

一树寒梅白玉条,迥临村路傍溪桥。(戎昱《早梅》)

 

皆直接状梅花梅植之姿态香气,大抵都是诗人们切切实实所见所历的景象。这些选作中值得一提的是戎昱的《早梅》

 

一树寒梅白玉条,迥临村路傍溪桥。

不知近水花先发,疑是经冬雪未凋。

 

此诗之所以著名,其实在于后句。“花先发”,“雪未凋”,一真一假,却都突出了时令之早——在这个季节,与其让人相信已有早花催发,倒更可能是由于枝上积雪的缘故呢。而此诗中,这一枝倔强坚强的早梅,怕也并不那么实实际际,而亦充当了象征拟喻的作用。



而虚笔写梅之例亦不胜枚举。仅以数例如下:

 

首阳清骨骼,姑射静风姿。(释文珦《咏梅》)

风来仿佛逢荀令,月下分明见寿阳。(李之仪《次韵梅花》)

清标骚客风前立,素面仙姝月下逢。(刘清叟《梅》)

梨花院落为云妒,柳絮池塘作雪猜。(雅琥《二月梅》)

玉妃歩月影毵毵,燕罢瑶池酒正酣。(王冕《红梅》)

曲中桃叶元非侣,梦里梨花恐未真。(赵孟頫《梅花》

 

其中更多的是比拟引喻。要知道分别说了什么,还需要点典故的知识。如释文珦诗首阳指饿死于首阳山的伯夷叔齐;姑射则是《庄子 逍遥游》的藐姑射(ye)山“肌肤若冰雪,绰约若处子”的仙人。而以二者来喻梅花的清高曼丽。



而李之仪诗用的是荀令生香与寿阳公主桃花妆的典故来分别写梅花的清香与典雅。



在这几例中,王冕的诗显然最为奇巧:玉妃本当是一位肌肤洁白的美人,却何以被用来比喻红梅了呢?原来恰是瑶池燕罢,酒酣人醉,便使面容浮出红晕了的。以是来喻红梅,新奇妥帖,如见其景。



以白描来写梅花,亦可举一例:

 

早梅 (唐•齐已)

万木冻欲折,孤根暖独回。

前村深雪里,昨夜一枝开。

风递幽香出,禽窥素艳来。

明年如应律,先发映春台。

 

此诗对梅花的描写仅止于“幽香素艳”四字,比于其他作品可真是“白”的很了。然而此诗值得称道之处在于对题目“早梅”中“早”的把握。著名的“一字师”的典故便出于此。据说最初齐己本作“昨夜数枝开”的;而有人提醒“题为早梅,不如改作一枝开以示其开放之早。否则,已经有数枝梅开,纷繁热闹的很,又怎能是早梅呢?”齐己以为有理,接受了建议,并深为感谢之。另外,诗中第一句“暖独回”,后头的“深雪”,末句“先发”皆在点出一个“早”字这才是此诗真正的题眼呢。

而用咏梅来寄托诗人的感慨的,则当仁不让的要举这个例子:

 

十一月中旬至扶风界见梅花 (唐•李商隐)

匝路亭亭艳,非时裛裛香。

素娥惟与月,青女不饶霜。

赠远虚盈手,伤离适断肠。

为谁成早秀,不待作年芳。

 

(yi),指香气侵袭散发;虚,指不适合。学生学诗起手便是义山,对玉谿生素来有毫不隐晦的偏爱;但即便以最中肯公正的眼光来看此诗,谁又会无所同感于身世而同情于义山呢?最是牵肠的便为颔联。素娥,指嫦娥;而青女,则指掌管霜降的神女。那素娥只会给予一片月光而已;而青女更会广施严寒,意欲摧折梅花而后快。义山一生,莫名其妙的深陷牛李党争之中:义山本受牛党重臣令狐楚知遇之恩,并因楚子令狐綯的帮助得中进士。但中进士后,却取与李德裕交好的泾源节度使王茂元的小女儿为妻。而恰在是时,令狐楚病重,数招义山。义山断未料到恩公的病竟会不治,而没能及时赶到。终令狐楚一生,对义山始终知遇甚厚,临死还将写遗表的任务交给他,斯人斯德是的确“百生终莫报,九死谅难追”的;但令狐綯却以此深恨义山,待后来“郎君官贵施行马”时,义山便“东阁无因再得窥”了。



此时写于唐文宗开成三年,是令狐楚去世后的次年。时年义山应博学宏词科考试,而被先录后弃,无奈就王茂元的幕府。这是在去任途中所做的。这里的素娥,所指当是所谓李党(盖德裕实未建党的)并不引义山为同路,更未给与同志的援引;而青女,则是对义山屡施打击的令狐綯等牛党中人。



颈联中转而想念友人与故乡。这梅花不适合去赠给远人啊;而看到它更想起无奈远行的苦楚。



末句则是对自己身世的伤叹。义山早慧之人,即如其诗所谓“八岁偷照镜,长眉已能画”;而于自己看来,又像这不依时令,开放于十一月的梅花。他不禁自叹自忧:这梅花虽然早早开放,却能否长久呢?不幸的是,这也是他对自己未来精准的预言。



于立意之心思论,则不妨分之为“以形传神”与“遗形取神”。分别指通过描写梅花的形态来点出梅的神气以及跳脱描摹形态的窠臼,而直接将笔力放在神的塑造上。



在这里便可以来回答前文遗留的问题:和靖先生的《山园小梅》中那两句颇似偷来的文字究竟为何有这般的魅力?“疏影横斜水清浅,暗香浮动月黄昏。”何以不能写桃杏呢?



宋《王直方诗话》便评第二联写杏桃李皆可,《陈辅之诗话》中甚至谓近野蔷薇。



而苏轼《评诗人写物》反驳“绝非桃李诗”,提出“写物之功”,实质上就是“求物之妙”。



而方回《瀛奎律髓》的解释更为精当:“予谓彼杏桃李者,影能疏乎?香能暗乎?繁秾之花又与月黄昏、水清浅有何交涉,且“横斜浮动”四字,牢不可移。”



原来这重点恰恰是在“疏”与“暗”两个字。试想如桃杏般灿烂的花树,必是团团簇簇,好不热闹;必是香气横流,熏人衣袖。唯有梅花这般淡雅清洁的品质,才配着这“疏”与“淡”呢。



我们不妨焚琴煮鹤,钻牛角的问一下:我们看到的梅花可也是花团锦簇的呀,我们闻到的梅花可也是香气扑鼻的呀?却要知这里的梅花早已是诗人心中的梅花了,是儒家士大夫们构想出的君子了。诗人在心中可坚信着“他的梅花”确实是疏影而暗香的。



因此,和靖先生这一联将士大夫心中塑造的梅花最贴切的描摹出来——他能做到此并不奇怪,毕竟他是以梅为自己的夫人的。


对遗形取神的举例我们选择一首词来说明:

 

暗香·绿萼梅(清•李良年)

春才几日。早数枝开遍,笑他红白。仙径曾逢,萼绿华来记相识。修竹天寒翠倚,翻认了、暗侵苔色。纵一片、月底难寻,微晕怎消得。

脉脉。清露湿。便静掩帘衣,夜香难隔。吴根旧宅。篱角无言照溪侧。只有楼边易坠,又何处、短亭风笛。归路杳、但梦绕,铜坑断碧。

 

此词看来看去,总似没有一处去具体写到梅的形质。而若要理解此词,则必要知道其中如萼绿华,修竹天寒翠倚,暗侵苔色,楼边易坠,铜坑断碧的引喻究竟指什么。



先看题目,原来是咏绿萼梅的。盖绿萼梅是梅花的一种,花色白净清雅,而绿色的萼片甚为明显,原非梅花是绿色的云云。



“萼绿华”者,是一位传说中的仙人,传其不请自来,在晋时到羊权家,一月六次;之后却又不辞自去了。义山在《重过圣女:“萼绿华来无定所,杜兰香未移时。”在此处则显然更多借的是仙子的名头,萼绿华,绿萼花嘛。



“修竹天寒翠倚”则是老杜的《佳人》诗。在诗末所写“天寒翠袖薄,日暮倚修竹”。亦以美人之喻梅花也。



“暗侵苔色”则更是对绿的突出。苔色本暗绿,而梅花亦有此色,簇簇梅花垂映,而夺青苔之颜色。



“楼边易坠”是金谷园石崇绿珠的故事。盖石崇本是个恶毒混账的大豪强,却因绿珠的故事竟也稍博人们之同情。真是“身后是非谁管得”了。杜牧《金谷园》诗中写“日暮东风怨啼鸟,落花犹是坠楼人。”彼时以花喻人,此时以人喻花,尽是哀怨凄美的姿态。



“铜坑断碧”则连化两意:一则苏州赏梅胜地有名的是邓尉与铜坑两处。何以叫铜坑呢?盖象以齿,膏用明煎。此处既然有铜矿,人们便挖呀挖呀,反使一座山头变为坑洞了。二则铜的锈迹,即孔雀绿。更以此颜色映梅萼的颜色也。



诗人们认为好的用典要化于无形,臻乎自然。以此词为例,处处点一个“翠”字。萼绿华,修竹天寒翠倚,暗侵苔色,铜坑断碧等纵然不知道它们从何说起,总是都有翠绿的颜色,不至使人摸不到头脑;而楼边易坠即使不知道是绿珠坠楼的故事,却也能让人想到梅花在楼边坠落的景致,不至于连一个“美”字都不能评论的。

在文章的最后,依然保持额外附赠的特色,来谈一谈墨梅。中国文化对梅花的喜爱已颇不能为外国所理解,而“墨梅”一说则更让人大生惊讶:哪里有黑色的梅花呢?



事实上,这与“朱竹”一样,同为宋以后文人画的特殊产物。文人作画,重写意不重传形;且认为“墨分五色”,足以为用,不需要大费周章的涂抹青碧颜料了。单以墨画出来的梅花,能不是“墨梅”吗?可在文人眼中看,这梅花却有体有态,可爱的很。



不巧的是,文人总爱在画上题些诗句的,那如何把这本来乌有的墨梅解释通呢?这可要费费脑筋。且看以下几例:

 

和张规臣水墨梅(宋•陈与义)

粲粲江南万玉妃,别来几度见春归。

相逢京洛浑依旧,惟恐缁尘染素衣。

墨梅(宋•张嵲)

南枝昨夜雪初干,瘦质临风乱蕊繁。

忆向溪桥曾驻马,却疑浑是雾中看。

墨梅 (宋•张栻)

眼明三伏见此画,便觉冰霜抵岁寒。

唤起生香来不断,故应不作墨花看。

墨梅(宋•张子文)

逸少池边发兴新,管城别作一家春。

临风玉笛无人会,鬒发空归想太真。

墨梅 (元•王冕)

我家洗砚池头树,朵朵花开淡墨痕。

不要人夸好颜色,只留清气满乾坤。

墨梅(元•傅若金)

天涯不见遥相忆,窗外重逢乍欲迷。

彷佛空山明月夜,一枝初出古墙西。

 

陈与义诗之妙处在于引陆机的《为顾彦先赠妇》典:其中写道“京洛多风尘,素衣化为缁由于洛下风尘甚多,而使白衣服都染黑了(学生在山西时见其麻雀的羽毛都是乌油油的,不免唏嘘也)。陈诗反用其意,说梅花可依然是洁白的呀。但这样一写,却让人自然的接受了墨梅的事实。



张嵲则说“却疑浑是雾中看”。雾里看花,自然是不清楚的,便也理解了为何会有黑色的了。



张栻则承认墨梅的事实,却转用墨香来抵赖:这画幅的淡淡墨香,可足以抵真梅的颜色了吧。有人以为香气也是诗人想象的,是通感。因学生好闻那墨香,便装作不知于此说了吧。



张子文的意象也颇巧妙:把梅花比作杨玉环的鬒发,那自然是黑色的,可却亦是美的,而使人不至于去追究墨梅存在的合理性问题。



王冕此诗非常有名,却也是一首题画诗。他的解释是因为梅花吸收洗砚池的墨水,久而久之花便带了墨色了。他又退了一步:不需要你们夸这梅花的颜色很好——当然也就别计较它颜色的别扭了;只需要感受它的清雅脱俗的气质便可了。此诗亦是诗人的自况自喻,更带了一种深刻的感情。



傅若金诗则说“彷佛空山明月夜,一枝初出古墙西。”纵有明月相照,夜晚的古墙依然是模糊的,连带旁边的梅花便也朦朦胧胧了。



诗人们的心思可真是玲珑剔透,而构思又巧妙出奇啊。



 

 

文章录入:骑士    责任编辑:sccxwl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没有了
  •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专题栏目
    更多内容
    最新推荐 更多内容

    苍溪东河风光

    2013第十一届中

    苍溪亭子口工程

    人潮涌满山 苍溪

    邓仕民扇面作品

    邓世民国画山水

    苍溪县“十大民

    苍溪灯戏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文章
    更多内容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站长 | 友情链接 | 管理登录 | 
    版权所有:苍溪县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Copyright© 2012-2020 All Rights Reserved 蜀ICP备12030061号
    地址:苍溪县陵江镇刘家巷17号 电话:0839-5220979 投稿邮箱:sccxwl@126.com QQ群:1896219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