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文章 下载 图片
 | 网站首页 | 文艺中心 | 会员交流中心 | 文艺商城 | 文联简介 | 团体会员 | 文联机构 | 文联章程 | 
您现在的位置: 苍溪文艺网 >> 文艺中心 >> 文学天地 >> 现代文学 >> 正文
[散文]  故乡过年
作者:吴永光 来源:苍溪文艺网 点击: 更新时间:2017-01-22 13:47:23 分享到新浪微博

时候在农村,非常向往过年。如今,身在城市,还不忘孩提的俚谣:“红萝卜、蜜蜜甜,见着见着就过年。”多么耳熟能详的童谣,勾起了我对往昔过年的回忆:热闹的村庄、吵吵闹闹的人群都沉浸在幸福的喜悦中,大家一同辞旧迎新,用心里的那份激动和感慨默默的感受着年的味道。  

“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几十年就是一眨眼的功夫,孩童变成了老叟,乡村变成了荒芜,什么都变了,但唯一不变的是我心里那寸净土、那颗永不磨灭的童心和故乡。  

  小时候向往过年,那是因为只有过年才能享用一年中最丰盛的年饭。  

在我的记忆里,小时候,家里很穷,母亲精打细算,非常节约,她积攒一年到头的美味佳肴,只有过年才能让我解馋  

那时候农村过年,不像现在城里过年时兴下馆子。乡下年,都选择在中午,有的美食,头天晚上就得开始,如猪头猪脚萝卜海带就是头天晚上开始炖,且要炖满满一锅。灶里烧块子柴,睡前火,火就是把未烧尽的块子柴团在灶中央,然后用灰将其覆盖,这样火种不灭,灶里彻夜通红。这是家乡的一种习俗,既有微火炖猪脚之效,又有预示来年红红火火之意。第二天早上,母亲一大早就起床了,她首先将锅里的猪脚海带再次舀进鼎锅,然后将猪头腊肉香肠萝卜一锅煮,煮熟之后,她得把肉食捞出来放在筲箕里凉着待切,再将萝卜与汤舀到缸砵里,目的在于腾锅它用。鼎锅里的猪脚海带,还得与炸酥肉、炒小菜、箜(kong干饭等一系列烹饪一起炖着。我家人多,兄弟姊妹个,个个喜欢吃酥肉,每逢过年,酥肉必炸,后,往往要剩满一筲箕,足足有三、四斤之重。端上桌子的菜肴,荤菜居多,主要有坨子肉、猪头肉、干酥肉、糖糯米、香肠、猪脚海带汤、不少年份还要杀个鸡炖起,唯一缺少的是年年有余()这道菜,那是因为家里穷,买不起鱼的缘故。团年饭桌上的菜,最有特色的是肥大块。肥大块多用很肥的宝肋腊肉切割而成,切好的肉在锅里爆出油后,加入圆白菜炒几下就做成了。肥大块大的有巴掌大,最上面的肉横过碗口两边还悬着。重的一块接近一两重,一般很难吃下三、四块的。因为是腊肉,略显黄色,拈起对着光看,晶莹剔透,色香味俱佳,直叫人垂涎欲滴。我常常放筷子前还想吃,但怕吃不完而不敢。为此,不知道多少次怨母亲切的太大,免不了事后要问母亲“过年的为什么要切那么大?母亲每次的回答都是:“是为了让你们少吃点才切那么大块的!”实际上,那是一种纯朴民俗的体现,是待客热情大方的方式,是彰显富余的表现手法。猪头的嘴、耳朵会留下过客时做下酒菜,其余的切好就端上桌,每片肉的大小要比肥大块小些。猪脚和鸡肉,熟透得已经骨肉分离,偶有肉附着在骨头上,只需用筷子夹着骨头一吸便可以把肉吸进嘴里。团年后剩下的猪脚海带汤,初一吃包面(馄饨),就是绝美佳肴。其他美食还有油炸红苕子,新鲜瘦肉炒莴笋等,素菜每桌一般有三四个。吃团年饭所请的客人,有外外婆,爷爷奶奶和父母的兄弟姐妹等,后来姐姐出嫁了,也要请回过年。我家团年最少一两桌,坐席是有讲究的,最高长辈长者坐上席,上席坐齐后,最高长辈次者和次高长辈坐下席,我们小字辈只有分坐左右两边的份。有时候,父亲还要把要饮酒的客人尽量安排在一桌,以便招待  

  向往过年,那是因为盼望有人给压岁钱,可以穿新衣。  

小的时候,压岁钱年年过年年年盼,但我的记忆中,很少有收到压岁钱。只有一次远方的舅爷爷给了我两毛钱,这个舅爷爷是我所有亲戚中最穷的,但印象深刻,终生难忘,由于工作的缘故,他老人家离世时,可惜我也没有在家。成为我一生的愧疚。穿新衣,更不敢奢望,十六岁那年,大姐出嫁,我有了人生第一套新衣服。  

  向往过年,那是因为大年初一可以走亲戚,可以荡秋千,可以不打猪草,可以不放牛,可以尽情的玩。  

大年初一村子里很热闹,新郎官拜年的、耍灯的、放鞭炮的、打川牌的.....打牌的居多。农村新郎官拜年就是走人户,从正月初二开始,到小年(元宵节才结束  

所谓新郎官走人户,农村和城里的差别是很大的。农村的新郎官,就是前一年结婚的亲戚,这对新人,新年初一下午拜媒人,初二起开始拜新年,走到那家就是那家的新年客,新年客拜新年的礼物,一般是两把面、两瓶酒、两斤糖之类的礼物同时,新年客拜到那家,那家还要打发,打发也就是现在所说的红包。给钱必须是双数,两块、四块、六块......新年客走到那家,那家就遍请亲戚朋友,摆上一两桌乃至更多,是屡见不鲜的事。招待客人的下酒菜,十分丰盛,什么耳朵肚条舌头,心子肝子,瓜子花生糖果等一应俱全,家家户户,桌上摆的下酒菜的干子,少则三五个,多则七八个 还有十大碗。丰富极了。酒席之上,推杯换盏,你来我往,非常热闹。我小的时候,虽然喝酒没门,但是好吃的菜可以管够  

  我的过年情结,虽说不是与生俱来,但在我脑海里,已经根深蒂固,昔日农村过年的丰盛美食和热闹场面,至今历历在目。几年回老家过年,所见景况,远不如前,不少优秀传统,有的濒临失传,有的销声匿迹,如拜新年之俗和恭请长者坐上席之礼就是如此。每每想到此处,总有怅然若失之感。  

时光流转,我们终将老去,但心中永远藏着那片净土,那里充斥着新年的内涵,盛满了我的乡愁。  

   

                                           2017.1.21北京  

文章录入:嘉陵江的鱼    责任编辑:sccxwl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没有了
  •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专题栏目
    更多内容
    最新推荐 更多内容

    广元创建“中华

    “醉美梨乡·水

    中国非遗联盟根

    “四川省摄影家

    苍溪原创川北灯

    苍溪东河风光

    2013第十一届中

    苍溪亭子口工程
    相关文章
    [散文]  老梨园遐思
    [散文]  初进寨包村
    [散文]  初访笋子沟村
    [散文]  再说苍溪耍狮儿
    [散文]  童年趣事之捉黄鳝
    [散文]  生命应当如此灿烂
    关于校园(三题)
    [散文]  洗衣机
    [散文]  也说莲藕
    [民间文艺]  也说苍溪耍狮儿
    更多内容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站长 | 友情链接 | 管理登录 | 
    版权所有:苍溪县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Copyright 2012-2020 All Rights Reserved 蜀ICP备12030061号
    地址:苍溪县陵江镇刘家巷17号 电话:0839-5220979 投稿邮箱:sccxwl@126.com QQ群:1896219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