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文章 下载 图片
 | 网站首页 | 文艺中心 | 会员交流中心 | 文艺商城 | 文联简介 | 团体会员 | 文联机构 | 文联章程 | 
您现在的位置: 苍溪文艺网 >> 文艺中心 >> 梨乡书架 >> 正文
《穿越苍溪的文化行走》-张健
作者:张健 来源:苍溪文艺网 点击: 更新时间:2016-03-08 10:06:27 分享到新浪微博

——序《穿越苍溪的文化行走》

 

邹 瑾

 

 

 

子健,蜀北苍溪张健也。

我真正认识子健是举办2003首届“中国·苍溪梨花节”。2002年秋天,我被交流到雪梨的故乡苍溪县工作。我走进苍溪时,正好是漫山遍野收获雪梨果的季节,一树一树的雪梨果葫芦一样形状,秤砣那么大小,黄金一般璀璨,削开一吃,肉白如雪,味甘如蜜,一咬入口就化去了。子健是县文体旅游局长,我特请他送来一大摞有关苍溪雪梨的资料,而独自被那雪梨花风光画册所吸引。画册不厚,却是页页流光溢彩,使人身在斗室却如临其境,深秋的细雨中,没看见梨花却已事先钟爱上了那淡雅而纯洁的雪梨花了。那时渐已入冬,望见果尽叶枯的雪梨树,便似乎感觉到了春天来临的脚步,仿佛有一朵接一朵的洁白的雪梨花已在枝头绽放,然后是层层叠叠如银川挂瀑,苍山大地渐是百里香雪海,叫人生起无尽的春华秋实的梦想。于是,遂与子健先生心灵相碰,便提议举办中国·苍溪梨花节。自此,每年318日,便是苍溪人自己独有的梨花节了。

一转眼秋天又到了,苍溪四面八方雪梨树又是收果的季节,子健先生也升任为了县委副县级宣传员兼文联主席。正由于子健是省书法协会、美术家协会、作家协会三栖会员,我与他工作之余的交往便日渐多起来。中秋那天夜里,人们都回家团圆相聚去了,我那时正是孑然单身,正好子健先生家在蓉城节日未归,他便相邀了几个文友一同去到嘉陵江上的“神舟号”船上宵夜赏月。神舟号铁船是先前被废弃的一艘小游轮,叫打渔人家长久地泊在了嘉陵江边作餐饮。人上船头,船舱里那刚从江里现捞现烹出来的鲤鱼、黄腊丁的袅袅鱼香,伴着茶杯中那土孕土生的山溪茶的芬芳,叫人酒兴浓发诗意萌生,这时候入秋的江边已是清寒许多,抬起朦胧醉眼望见湛蓝夜空明月高悬,听宽阔的嘉陵江水静寂地绕船流去,禁不住地涌起了满怀的孤独,便信口吟出:“缺月挂蔬桐,孤鸿人初静,秋鸭贪报晓,唤得霜满身。”子健随身带去了文房四宝,便铺纸挥毫要把这首小诗书法出来,我说就不写这消极的词句了,要写就写两句可以传神与给力的话。酒到兴头,情由兴起,人伫船头,我便举杯畅怀而呼——

不沉的月亮

永远的苍溪

那时刻已是夜半三更,皎洁的圆月已升顶空,相聚的文友们大都已酣醉了。子健不胜酒力,挥毫起来已是晃如醉拳,我便趁兴将未尽的手中酒泼在了墨迹未干的宣纸上,却没料到次日见到纸上那墨酒渲染的月亮意境恰是一幅难有的佳作。后来,几经办公地点的搬迁,但这幅作品都一直悬挂在我办公室那宽宽的墙上。在我心中,我与之七年发肤相亲血脉相联的苍山溪水,就是我生命里一轮永远不会沉没的皎洁的明月。

子健善画花鸟,那笔法是轻盈浪漫而飘逸的,钱来忠老先生对其有“格高笔简非时俗可比肩令老朽刮目”的赞誉。他善写辞赋,文字间流淌着他与他脚下那块土地深深的眷恋和文化行走中厚厚的积淀。我在苍溪工作期间,组织修建了红军渡、西武当、梨博园等风景区,子健先生参与策划、并为仰天楼、雪梨花、奋进钟、中华百家姓氏追踪园写的那些精短的文字镌刻在了景区里,成为了那里一道蕴蓄着厚重文化与历史浪花的风景。倘若没有一种深深的大地情结和相当的文化功底,从子健笔下是断然流不出那样雅俗共赏的心之泉的。

盛世筑楼,上承古风,下惠子孙。仰天冠名,更蓄深意。问古问今,历代贤达,谁不视民为天?问天问地,自古盛世,岂悖自然之道?敬百姓,焕人文,循规律,合天心,此乃仰天楼之精魂也!

——子健《仰天楼赋》

冬日的早晨,薄雾如纱,四周寂静。吱呀吱呀的拉水车由远即近,由近及远,那声音不时将我带入梦乡,又不时将我摇醒。多少年过去了,拉水车的声音还不时在我耳边萦绕,车轮也不停地在我的梦中转动。

——子健《西门水井》

寺庙数百年积淀的文化被掏空了,我心中有了裂口,发出一声揪心的叹息。阳光也发出叹息,投在空寂斑驳的地面上。光影很静,一时难看见它缓慢的移动,比寺内老树上蜗牛的行动还缓。只是一只飞来的麻雀动静算大,在地上跳了几下,扑的一声又飞走了,也许嫌这里太冷清了。

——子健《中土观音寺》

我站在山上,默念着一些《道经》和《德经》中的句子,看那闲云从容舒卷。山为云脚,托起灵山,使本来不高的山一下高入云端了。

——子健《云台山》

松柏的个子很高,把天都顶高了。墨绿的树冠把天上的云挡在外边,只有随着风在摇曳的树叶间才能看到天空零碎的身影。低矮一些的树,也像一把把绿色的伞挡住了夏阳。光线很柔,空气很清,阳光从树梢中泄下,已温顺了很多,不像对岸城里烈日中造反派的火拼,热浪袭人,带着恶意。

——子健《烟丛寺》

烈日当头,有时流出的汗水和挑来的水都差不多了,有了些咸味。禾苗喝了这样的水,尽管很少,不解渴,但也救了命。一晚过来,早晨又有了一些禾苗的青色,偶尔还挂着两滴清亮的露珠。这时,我想那一定是禾苗的泪珠,它们都不忍心喝我们的汗水了,所以就从眼眶里掉了下来。

——子健《望水崖》

……

一样的感悟,一样的情绪,他追寻和书写了苍溪众多文化现象。或寻幽云台山,或回望烟丛寺,或走读梨博园,无论从游百病到感悟梨文化,还是从心寄美石到怀念西门水井,无不是在苍溪那块厚实而弥漫着浓郁梨花香气的土地上文化行走的心灵回望。便又想起当年我们中秋之夜共同寻找和珍视的那轮不沉的月亮。读子健先生送来的《穿越苍溪的文化行走》,我才恍然明白,原来,自己心中那轮永远不沉的月亮,其实就是苍溪的山水厚土,是那里的黎民大众,更是那里厚实的文化积淀和充满蓬勃生机的发展愿景。

在这个略有凉意的雨天,我记住了这好看而奇妙的荷花,也将一颗莲籽种进了心田。

——子健《荷舞清梦》

在家乡的土地上,开着两朵纯美的梨花。一朵在梨树上触手可及,可以亮眼,可以闻香;另一朵在我们心里,潜入灵魂,可以作诗、可以入画。

——子健《一枝梨花一壶茶》

……

岁月在悄然流淌,怀念过去多是一种快乐,回过头去追寻那文化的根生命的脉更是一种心灵的释放。这么多年来,我与子健先生以不同的方式去怀念与追寻,但我们对苍山厚土那悠悠情怀和与之割舍不断的心灵之泉却是一致的。

于是,我为子健先生的《穿越苍溪的文化行走》作此序。

 

(作者系中共广元市委常委、秘书长)

[1] [2] [3] [4] [5] [6] [7] [8] [9] [10]  ... 下一页  >> 

文章录入:admin    责任编辑:admin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没有了
  •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专题栏目
    更多内容
    最新推荐 更多内容

    苍溪东河风光

    2013第十一届中

    苍溪亭子口工程

    人潮涌满山 苍溪

    邓仕民扇面作品

    邓世民国画山水

    苍溪县“十大民

    苍溪灯戏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文章
    更多内容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站长 | 友情链接 | 管理登录 | 
    版权所有:苍溪县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Copyright© 2012-2020 All Rights Reserved 蜀ICP备12030061号
    地址:苍溪县陵江镇刘家巷17号 电话:0839-5220979 投稿邮箱:sccxwl@126.com QQ群:1896219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