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春华:再上龙珠岭,盖因一亭绿

504
发表时间:2024-04-17 18:19作者:王春华

绿是苍溪的底色,树浓夹岸,苍翠成溪,故名苍溪。昔日陆游送客嘉陵江畔,曾作诗吟咏:“最忆苍溪县,送客一亭绿。”嘉陵江的支流宋江,亦称东河,在苍溪境内与嘉陵江相互唱和,共同滋养着这一方热土。东河流经唤马时,山高峡深,晨昏云遮雾绕,雨后更是云雾升腾。云雾出好茶,唤马的龙珠岭便是出好茶的一方宝地。龙珠岭上有梁曰黄金梁,黄金梁下黄泥坪,那里生长着一畦畦优质的有机茶。借用杜工部那句赞誉苍溪的诗文,这里的茶叶被命名为“一亭绿”。茶香里便隐隐有了诗味儿。


图片


早在新中国成立伊始,为了发展外贸,龙珠岭上便已有颇具规模的茶场。再向上追溯,其栽培历史则至少可追寻至唐代药王孙思邈当年游学四川时。龙珠岭上有药王洞,传说为孙思邈当年游学修行之地。药王在这里尝百草、修药方,龙珠岭上的石堆旁遗有古茶树数株,传说为药王手植。茶作为国人食疗、养生的重要植物,想必当时便已经深入人心。


两年前的暮春,应“一亭绿”有机茶品牌创建人王越先生的邀请,我已到过一次龙珠岭。岭上草木葱茏、薰风碧云,村舍俨然、阡陌交通,俨如世外桃花源。茶园里正一派忙碌,眼疾手快的采茶人忙着在茶树上撷英集萃。时节与人力,正合力培育、研磨着舌尖上的滋味儿。哦,那时节的茶该是雨前茶了。


闻得今年可亲见采撷明前茶,我当欣然前往。


一行人初上茶山时,“一亭绿”的王总正撸着袖子亲自料理几只纯正的土鸡,其烹羊宰牛的架势,令人不禁想到了孟夫子的那句“故人具鸡黍,邀我至田家”。我以为是上次见过的那些散养在茶园旁的林下走地鸡。那是茶园的配套产业,制作有机肥的林地里,顺带养着些鸡群。“那些品种不够纯正的土鸡,被我全部处理掉了。正考虑引进新的、更纯正的土鸡品种。今天请大家试吃的这几只,是我昨天夜里才从旺苍的山村里寻来……”王总的话让我不禁心中折服,做农业、做食品,太需要这份专注和精益求精。


“一亭绿”以品质为根本,深耕有机茶生产、制作的各个环节和每道工序,经过数年的市场打磨和检验,生产、销售规模较两年前已稳步上升。在誉满天下的川茶中已占有了自己的一席之地。


漫步雨后的茶园,我细细端详着茶树嫩如雀舌般的新芽上附着的那些白毫。与杯中之物不同,茶树尖上的绒绒白毫还带着生命的黏度和湿度,如新生儿茸茸的胎毛,又恰如豆蔻少女脸颊上细茸茸的汗毛。可爱又娇嫩,撩人又喜人。


春天的龙珠岭上,除了茶园的茸茸嫩芽,还有一种树上的嫩芽令人垂涎,那便是树树菜了。树树菜有个很美的学名——野鸭椿,为苍溪九龙山、黑山子一带独有的野生落叶小乔木。其嫩芽口感香糯,营养丰富。经四川农业大学食品检测机构检测,野鸭椿嫩芽富含黄酮和多酚类活性成分, 还有钙、镁、钾、铁、锌、硒等微量元素和维生素C、胡萝卜素等,当然还有丰富的膳食纤维。树树菜原为当地百姓春季独享之美味,近年尝试投放市场,竟然供不应求。从黄泥坪的茶园驱车一路往上,不久就到了黑山村的树树菜种植基地。山里野生的树苗移来栽种在地里,生长环境与野生无异,不过是为了方便采摘。


图片


在龙珠岭,我们一行还有幸见证了许是世间第一批树树茶的诞生。新摘的明前野鸭椿嫩芽晾干雨露,经700℃的慢火高温烘焙和制茶人罗师傅粗糙温柔的大手揉捻,变身为一盏明黄透亮的茶汤。清香怡人,入口满满春天的味道。


联合推出这款健康新饮品的王总和苍溪籍农科专家杨佐忠博士皆是创业路上的行动派。清明假期间,已有不少游客在苍溪云台观等景区品尝过新鲜出炉的树树茶。


“有芽深浅一亭绿,于水沉浮千叶心。”这是同行采风的文友在茶山即兴创作的一幅绝妙对联,横批为“禅茶一味”。对联的意境与试饮活动的现场布景相互唱和,就着云台观的古韵钟声,饮一盏野鸭椿茶,其洗涤肺腑、疗愈身心之效,恰如清明时节的沥沥春雨洗过后的满目清朗、满眼明媚。


龙口崖上的挂壁栈道是揽胜的绝佳观景点。临风凭栏,放眼而望,山间云雾缥缈,山谷那边的九龙山、望天观似乎触手可及。山间的野樱花如云团、似粉雾,无限风光,尽收眼底。观景台旁不远有滑草场和诸般游乐设施,山下还可峡谷漂流。


前往龙口垭的岔路口,如果选择走另一条路,那便是鹿园了。那里有可爱又灵性的梅花鹿,看它们机警的眼神、灵动的身姿,看他们在山风中悠闲地啃着牧草,看他们互为依靠,放心的把后背交给伙伴,却眼睛瞪得像铜铃,专注地观察着我们这些造访者的一举一动……陪着它们呆上几分钟,就仿佛看了几集的《动物世界》。


窃以为,小鹿的灵动是最接近自然和灵性的具像画。它们的眼神纯粹干净得如同透着光的宝石,令人不忍细看鹿园外陈列的鹿血酒、鹿茸、鹿胎等制品。


天生万物以养人,人以何物以报天?


山行归去,唤马镇党委的陈书记和卫生院的赵院长先后前来茶叙交流,共话当地经济社会发展,闲聊茶叶、野鸭椿、鹿茸、甚至野生沙参、蒲公英、车前草、薤白等龙珠岭上春天常见野生药材和野菜的养生防病功用。因为一亭绿,龙珠岭俨然已成唤马会客厅。


宋人杜耒有诗云:“寒夜客来茶当酒,竹炉汤沸火初红。寻常一样窗前月,才有梅花便不同。”守着一园好茶和满山的野鸭椿、还有山谷间那些如云似霞的野樱花,龙珠岭的会客厅功用应不止今天,不止春天,将来亦不止唤马。祝福龙珠岭!


若忆一亭绿,再上龙珠岭……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