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瑜平:与野樱花的三月之约

711
发表时间:2024-04-05 18:22作者:罗瑜平

我居住的小城,街道两旁林立着一株株樱花树,快节奏的城市生活让我总是从它们身边擦肩而过,无暇停下或慢下脚步,用心来打量它们。自来到苍溪县三川镇大阳村,参与乡村振兴驻村帮扶以来,走在村里平坦的河坝和逶迤的山路上,看着如波似浪起伏的庄稼,看作从房顶袅袅升起的炊烟,我像回到了儿时生活的山村,对这一切有着难以言喻的亲切感,脚步渐渐地慢下来,开始打量这片土地以及土地上的人和事。最摄人心魄的是大阳村望天观到龙珠岭下十里长的野樱花,像一条宽大的白色纱巾缠绕在大山的脖颈。初到大阳村时,刚好过了三月,漫山遍野只剩下花的骸骨被雨打风吹成泥,只有盼来年三月,一睹其美丽容颜。与这山野樱花的三月之约,就这样被我埋在心底,盼在眼里。

春节刚过,春风就把整座山吹绿了,把山脚的河坝吹绿了,把柏溪河的水吹绿了。每次进村入户时,我都会明知故问地向随行的村组干部再三确认野樱花盛开的时间,生恐错过花期。春寒料峭过后,天气逐渐暖和起来,时间的脚步也迈进了三月的门槛。一个早晨,河谷弥漫着乳白的大雾,我们正在地里察看帮扶产业儿菜的长势,突然手机响起来,一接听就听到我们单位刚退休的邓大哥兴奋的声音:“我们十多人在你们村山顶看樱花呢,好漂亮!”这刚好触碰了那根与樱花相约三月的神经,我猛地抬起头,向山上望去,映入眼帘的是一轮火红的太阳正从山背后冉冉升起,阳光之手将大雾撕成一绺绺的白色丝带,斜挂在枝头或缠绕在山腰,有的驾着风飞向蓝天。掩映其间的是错落有致的一大片、一小片,一大团、一小团的野樱花,似团团白云,似朵朵棉花,似尚未化完的雪花,从望天观一直铺展到龙珠岭。其中,还时不时有粉红色的樱花,点缀在白茫茫中,格外夺目,让人耳目一新。

午餐后,阳光灿烂。我挡不住满山樱花的诱惑,在村支书的引导下,走进这片野樱花的丛林。印象里,两座相交成钝角的巍峨大山和它们围成的狭窄河坝就构成了整个大阳村。山顶的望天观为最高峰,海拔一千二百米,像一列奔驰的火车头。山脚杜家坝海拔仅三四百米,是上好的良田和人居之地。山顶与山脚海拔的巨大落差,形成了“一山有四季,十里不同天”的独特山林奇观。上山的路呈“之”字形,蜿蜒盘旋,好在通过脱贫攻坚和乡村振兴,道路被加宽、硬化。到了望天观脚下,也就进入了野樱花的领地了。无限风光在险峰,若要深入野樱花的腹地,还得爬一条长长的窄窄的石梯路。这些打磨精致的石板,村支书介绍说,是脱贫攻坚时期当地老百姓为发展生态旅游,一张一张地用背架子背上来的,每张石板上都浸透着他们的汗水和憧憬。

石梯路两旁是一株株高大而秀颀的樱花树,矮的有三米多,高的有七八米多,给人以高不可攀的感觉!仰头寻找它的繁花,只见晃眼的白,与天空的云朵融为一体了,令人眼花缭乱。树下掉到地上的樱花,溅着星星点点的泥,细小单薄得楚楚可怜,让我踮着脚跟,不忍踩踏。手握照相机,在野樱花的丛林中穿行、寻觅,趋之若鹜,多想与它们亲近、耳语,它们却在空中和岩石边远远地独自妖娆妩媚着。面对它们不被打扰的宁静和淡然,我只能矫情地默诵宋代周敦颐《爱莲说》中 “只可远观不可亵玩焉” 的句子,以此释怀这些美丽。

下山途中,透过繁茂的樱花丛林,我发现有一座老式的撮箕口瓦房,房子旁边有一株树冠硕大,枝干四散开来的老樱花树,从入户的土路上斜伸出去。树下斑驳沧桑的石碾和石磨上布满了憔悴的樱花,樱花的间隙中露出墨绿色的青苔,泄露了它们的孤独。以前,这个院子一定是热闹的,房主人在樱花树下唠家常,两三顽童攀在樱花树上掏鸟窝捡鸟蛋,膘肥体壮的老水牛在樱花树下“吭哧吭哧”地拉着石碾、石磨,小花狗在不远处悠闲地摇着尾巴……一幅和美的乡村生活画卷在我脑海栩栩如生起来!

野樱花不是孤独的,有一路的风景相伴。就说千年银杏吧,雌雄两株,相隔千米,雌株枝繁叶茂,雄株苍劲虬曲,它们像对恋人,将头探出樱花花海,深情对望。无论风怎么言说,它们都年年岁岁四季守望。野樱花树攀附的岩壁上,唐代千佛石刻遗迹像一位老人,娓娓讲述着这座山,这片神奇土地的不朽传说。被野樱花树环绕的大垭口水库波光粼粼,让整座山更添神韵。望天观顶十多根直径一米、高二十多米的古松参天,郁郁莽莽,蔚为壮观。野樱花枝头啁啾的鸟鸣,与穿行大山的护林老人放飞的一支支山歌构成了大山交响曲!老人告诉我:“这山上的野樱花有早樱、中樱两种,长在海拔600米至1000米的山间,花期从3月中下旬开始,要持续20天左右。”

因为野樱花,这山就叫樱花山,这谷就叫樱花谷。每到三月,野樱花盛开,远近游客慕名而来,携亲带友,拍照打卡,好不热闹。山的两面隶属于不同乡镇,山南属于三川镇,山北属于唤马镇,而野樱花唯山南独有。可聪明的唤马人借景发展,利用山北平缓的地势,打通到山顶的公路,修建龙珠岭挂壁栈道,站在唤马的山头看三川的樱花,并融入民俗文化,雕琢出一个集山地户外游玩康养为一体的乡村旅游景区。站在龙珠岭,看着野樱花在山谷中绽放,看着村庄掩映在油菜花海中,看着田间播种着丰收和希望的父老乡亲,我在乡村振兴的大道上,越走越有干劲!相信,我们帮扶的火种一定能像这漫山的野樱花点燃村庄,点燃乡村!

(四川省广元市苍溪县财政局 罗瑜平)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