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瑜平:好茶在离太阳最近的地方

607
发表时间:2024-04-08 18:29作者:罗瑜平

从小到大的印象中,苍溪以盛产雪梨和红心猕猴桃久负盛名,茶叶只以商品的形式在装饰豪华的店铺里让我仰望,只在一个个叫异乡的地方绿满山坡让我神往。清明前,随一群文朋诗友去了唤马镇龙口村,终于颠覆了我对茶叶产地的认知,没想到在离我近100里之地,竟有一大山的有机茶园,在这海拔800多米的高山上,仰望着蓝天白云,沐浴着清风阳光,在万顷林海波涛中恣意生长。我的家乡苍溪,原来也是一个生长茶树的地方!

苍溪是典型的山区,去龙口村的过程就像爬一座山,坡度由缓到陡,道路由直到曲,风由静到动,雾由淡到浓,太阳由远到近,车到山顶也就到了目的地龙口村了。在我眼里,走进的不是一座山上的农庄,而是只有清风道骨的仙人才能栖居的世外桃源!头顶濛濛的细雨,河谷弥漫的浓雾,茶园拎竹篓的采茶女,远山的层峦叠嶂,更衬托出这里的仙气。置身此情此景,不禁冒昧地借用唐代诗僧贾岛的《寻隐者不遇》,改吟出“松下问女子,言师采茶去。只在此山中,云深不知处”的诗句来,以表我的心情。

我们首先到的是黄泥坪,坪上方是一排白墙蓝顶的钢架房,周边住着三两户人家,中间是500多亩的绿色茶园,随山势从上到下缓缓斜铺开,像一面打开的巨型扇子,扇面绣着层层茶园,垄垄茶树,棵棵果树,还有穿梭其间的游人,或采茶,或拍照,或漫步!茶园主人王越告诉我,穿过那片松林,就到了黄金梁,梁上新植了500多亩茶树,目前茶园规模达1000多亩!虽然下着稀疏小雨,但还是挡不住我的好奇,于是缠着小说作家何涌一同前往。这里的茶园随着狭窄的山梁从两边开阔处铺开,中间有条硬化道穿过,像条白色的带子从山上一直垂到山下。茶叶就是通过这条路运出去,运向县内外大市场的,被当地老百姓称之为“黄金路”,寄寓着他们“致富奔小康”的希望!

王越,瘦高个子,目光中透着坚毅不屈、干练利落,稀疏的长发透露着当年在外打拼的沧桑。这里是生养他的土地,他热爱这里的一草一木。早在2014年以前,他返乡创业反哺家乡,成立四川自原农业开发有限公司,挖掘当地野生茶树资源,培育有机茶园300多亩,发展生态产业。同时,在茶园附近建起茶文化体验民宿和制茶、喝茶体验中心。每年三四月份,慕名而来买茶、品茶,体验采茶、制茶的游客络绎不绝。历经十年,这里已成功打造成集有机农产品种植、加工销售及农林技术研发、农业旅游观光为一体的现代农业产业园。

无茶不文化,无茶不文人。王越深谙此道,智取南宋诗人陆游《怀旧用昔人蜀道诗韵》中“最忆苍溪县,送客一亭绿”诗句中的“一亭绿”,为其高山茶叶注册商标,竟然一炮打响,誉满茶界。在品茶体验中心,大家围桌而坐,谈茶品茶,各抒己见,吟诗作对,好不热闹;煮茶姑娘身着唐装,轻拨茶片,袅袅清香,悠悠升腾,恍若仙子。县作协主席云兮突然鼓掌,叫了一声“好”,大家不约而同将目光定格在了古诗词作家黄新民脸上,只见他眉头紧锁,双目微闭,嘴里反复轻吟着“有芽深浅一亭绿/于水浮沉千叶心”的对子,可谓全身心地陶醉。年轻诗人醉猫兴奋地品了一口茶,连赞“妙对,妙对”,灵光一闪,献上横批“禅茶一味”!午餐时,这一老一少挡不住大家的热情,喝了个满脸红霞飞。

生于斯长于斯的农学博士杨左忠介绍,这里优质的高山生态环境是打造中高档有机茶的天然禀赋;早在上世纪六七十年代就有集体专业组种植茶叶的历史,王越的大哥罗星国很好地从父辈那里传承了下来,成了新时期茶场的技术管理者;乡村振兴的时代号角为茶产业的发展提供了很好的商机。我们有理由相信,好茶在这离太阳最近的地方,在这离雨水最近的地方,在这离人心最近的地方,一定能像这春风绿遍山野,绿遍大地,绿遍海内外!返程的车上,古诗词大家徐家勇一首诗词道破了我们惜别的心情:

独钟山水爱烟霞,到此无诗未足夸。

幸福农场多幸福,红炉煮酒又煎茶。

(四川省广元市苍溪县财政局 罗瑜平)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