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详情

艳阳天:老鸱山夜游

12
发表时间:2019-11-04 09:20作者:艳阳天


  在一个环境里呆得太久,比如家,比如工作场所,总想有个地方可以透透气,吹吹风。


  从去冬至今春,为了生存,苟且役役,忘了生存之余还得有诗和远方,还得学会生活。姑且不说期待的远方,就连今春苍溪一场又一场美好花事,如那梨花报春、牡丹赞春、芍药叹春、玫瑰惜春之际,甚至家门口国际大酒店的蔷薇花爬满墙的时候,都不曾去驻足观赏,流连徘徊。去接受生活美好的馈赠,去享受自然赐予苍溪这方水土的无尽宝藏。


  一个人在烟火尘世中行走太久,有时候难免会忘了诗,会忘了远方,甚至也会忽略就在眼前的风景。


  于是,就想有那么一个地方,不近不远,不巯不离。既可以让人不会产生太近没有脱离尘世的羁绊之感,又可以让人不会因为太远而身感倦怠;可以让人暂时卸下日日役役的疲惫,也可以让人身心回归自然田园。


  今时的老鸱山便是这样一个理想的好去处。


  一个没有自习的晚上,兴致盎然,驱车前往。如果说武当山是这座城市的大花园,那么老鸱山药博园就是城市的一处后花园。夜幕初开,首临这座后花园的弘养楼。只见雕梁画栋,灯火通明,气派非凡!欲登楼顶一览县城美丽夜景,无奈楼门紧闭,唯见两束巨大的远景灯柱,在楼顶交错滚动,耀动了整座山峰,半座城池。与武当山仰天楼楼顶的那两束远景灯柱遥相呼应,默然守望,宛若镶嵌在这座城市的两颗夜明珠。


  不能登顶,只能默然环顾于弘养楼下,沐浴老鸱山顶初夏薄凉的晚风,仰观沉默无言庇护这方乡土的苍穹,俯视一江之隔一山之远万千灯火的县城,逸兴遄飞,骛极八方,思接古今。


  “浴乎沂,风乎舞雩,咏而归。”一度以为几千年前曾点描绘的理想,极易获得。孔子何故喟然长叹,何故要幽然吐出一句“吾与点同”?想像孔子口吐此句心中必然是幽然的,虽然《论语》中并未有半点关于他在听完子路、冉有、公西华述志之后,一旁默然鼓瑟的曾皙不能违师命,向老师倾吐心中理想时的神情记述。这份幽然是孔子于三千弟子之中,还有一人与自己志趣相投的欣然,也有他想要追寻真正的生活却又不得的无奈!无论是往继圣贤,还是芸芸众生,何人不向往这份洒脱快意的生活情趣,于世俗之中觅得这份大自在,大逍遥?


  一江之隔,一山之远的灯火城市,似乎难得自在,更遑论逍遥。但在药博园里,在老鸱山峰顶的阵阵晚风中,嗅着氤氲着淡淡名贵药材的空气里,似乎寻找到了一点自在,一点逍遥。以及“风乎舞雩”,确切讲是“风乎弘养楼”的超然情趣与美感。只是遗憾,尚不能浴乎嘉陵江,也不能吟啸而归。但竟于这苍茫夜色,水墨山水间悟得圣人的那一份幽然,听懂了那一声喟叹!


  自然总是能安放人的心灵,特别是在形胜地灵,青山绿水间更是人们灵魂皈依之所。钟化神秀的苍溪似乎天然具有这样的气质与气场。


  千多年前被尊为诗中圣人的杜甫,同样是在这一方苍翠与清灵的山水之中,寻得一份大自在,觅得一份逍遥与快乐。留下“青惜峰峦过,黄知橘柚来。江流大自在,坐稳兴悠哉”的佳句。相较于诗人留下的那些沉郁顿挫、忧国忧民、伤时感怀的厚重诗篇,恐怕这首《放船》是诗人为数不多的,表达快乐自在的诗篇吧!为诗人饱经沧桑艰难坎坷的人生历程,着上了一抹不可多得的自在、愉悦、逍遥的亮色调!让今时今日之梨乡儿女可以溯嘉陵江依然清澈灵动的江水,追寻千年前诗圣的脚步,于这苍山溪水间觅得一份悠哉,一份自在;于这清风明月间涤荡尘俗,安放心灵。


  晚风习习。今夜,于弘养楼下,石砌雕栏旁,仿佛依稀听见穿越时空而来的殿角风铃和风而动的清脆铃音,听见紫阳铜钟绵长恢弘的阵阵梵响。历史从未走远!“老鸱殿角风铃响,紫阳铜钟惊万民”,往昔苍溪八景之一的老鸱山,又在新的历史时代下,焕发出新的生机。


  暮色茫茫。今夜,于老鸱山头,药博园内,邂逅“一江碧水顺流去,两岸青山入眼来”的如美画卷。抚栏而立,回望城郭,烟火万家。如今的苍溪更是名副其实的武当列前、老鸱枕后,一前一后两座城市大花园,大力提升了生活在万家烟火城郭之中百姓的幸福感。


 怀揣着今夜于这后花园寻得的自在与逍遥,觅得的快乐与幸福,还有不胜这初夏夜继更加凉薄的风,快然下山。途经茱萸亭,读到了诗友为茱萸亭撰写的对联:“来登高处每思君,及到秋时须送目”。为怕忘记,一路咏诵着下了山去,算是实现了“风乎舞雩,咏而归”的理想生活了吧。



  艳阳天,本名阳艳,广元市作家协会会员,现供职于苍溪中学。曾获广元市优秀学科教师,苍溪县优秀学科教师荣誉称号。2017年开始文学创作。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