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详情

冉金灵:与果果书

23
发表时间:2019-11-01 09:25作者:冉金灵

小果果:


  时间过得真快!还有三个月你就四岁了!再几年,你就能读懂小姨给你写的这封信了,真好。


  最近天气多变,小姨刚从一场伤寒感冒中挣扎出来,卧床的日子里,翻看你从小到现在的照片,心中感慨万千。还记得第一次在彩超里看到你时,那丑丑的肤色和丑丑的五官让我连你母亲都打趣了一番,当医生将胎心仪递给我,那缓慢却清晰而坚定的心跳一下下传来时,那彰显你存在的声音一下子使我泪盈眼眶了。你出生后,看着你那样地一点一点长大,你脸盘的轮廓,你手掌的细纹,你的身体,你的力气,你的智慧,那样神秘地一点一点鲜明、突出、扩大、再扩大,实在是一件最最奇妙的事情了。这真是比任何文学还要文学,任何艺术还要艺术。


  你真是上天赐给我们最好最神奇的礼物。你不断长大,新世界的大门也在向你徐徐打开,当你准确地认出一些事物并叫出它们的名字时,我总会格外惊奇,仿佛那些事物只有在你开口时,它们才获得了存在,我也才认识了它们。陪伴你长大的过程中,我们将生活的能力教予你,但你快乐的源泉总是那么简单,我也渐渐明白,生活的真谛在于快乐。你看,你也是小姨的老师了呢!再几年,等你步入学堂,会有更新更广的天地等你去探索。慢慢地,你就会明白小姨信中想要交给你的——独处与阅读。


  当我还是个小女孩时,我就很喜欢独处。那并不是因为我不喜欢和其他人在一起,而是因为我发现独处有如此多的快乐。有时候,我愿意躺在树下凝视着树枝,树枝之上的云彩以及云彩之上的天空;注视着天空、云彩和树枝间穿越飞翔的小鸟;看着树叶从树上飘落到柔软的草地上。我知道,我们都是这斑驳舞蹈的一部分。而有趣的是,只有当我们独处时,我们才会更清楚地意识到,我们与万物同在。


  在那年幼而清贫的岁月里,白天,母亲带着姐姐下地干活,我一个人呆在家中,那个时候,我还没见过手机,村里连电视机都少有,我获取信息的途径除了听大人们闲聊,就是独处时翻阅父亲的书籍。虽然那时物质匮乏,但在书的世界里,我总是那么快乐而充盈。那些民间故事、童话、小说,教给我善和想象。读到有趣之处,我总会情不自禁笑出声来。晚上,母亲和姐姐收工回家,我就会跟在她们身后,迫不及待地把那些有趣的故事讲出来,母亲总是很欣慰地笑……我也喜欢查字典。那么多的形近字、近义字、反义字,都在那四四方方的一本大书里,有时候新认识一个字,它家族的旁枝末节便也能涉猎一二,这也让我感到无比新奇。还记得我翻阅字典后,凭印象在家中的五匣柜上用刀刻“兄”字,但年幼的我总是和“况”分不清,在桌子上刻出了很多“氵”加上一个“兄”的错字。那五匣柜是母亲的嫁妆,柜面平整的红漆都被我毁掉了,但母亲没有打骂我,只是轻轻抚摸了那些生涩的印痕好久好久。


  后来进入了学堂,领到了人生的第一本书。那时候,我的爱好就变成了和姐姐比赛背书,我背第一课,姐姐背第二课,一直接力,直到决出胜负。我们还比赛默写课文,或者顺着生字表中的第一个字默写到最后一个字,再倒过来默写,不知疲惫且乐趣无穷。


  乡村的四季总是静的,农忙时,我们会全家上阵抢种抢收,当月亮携带着星星在夜幕上劳作时,我们忙碌的一天便暂时划下休止符。仰望星河,那不断冉冉上升的明月,清冷的光,淡淡地照在澄静的山梁上。我看见了山风拂过石崖和长松,和藤萝,还有那些闲花野草,听到了松涛阵阵,和星星远足的流响。冬天,乡村最休闲的时节里,那雪后飘着几缕孤独的炊烟。这时,也是一年之中最好的读书季节。父亲会拿出他“三笔两画”的功课,当浓郁的墨香在清冽的空气中氤氲飘忽时,我们总是不约而同地屏气凝神,看那奔腾的线条在纸上流淌。我对墨的无线爱恋,对文字的无限痴迷,可能就始于那个雪后的下午。


  小果果,我们的开心果,我们努力将利于你成长的东西带给你。所以我们让你在乡村,在小姨和你母亲,在你爷爷奶奶,乃至我们祖辈于兹在兹的地方长大。因为这里的质朴与勤劳,会根植于你的血液,它们将是你余生立足的两大支柱。这里还有静,隔绝于外界的静。在静中,我们独处,我们阅读,我们思考,那些能让我们内心平静自我修复,生出无限向往的文字,都耐于我们的独处和阅读。这样,我们看待世界时,就多了一份和解。

愿你热爱阅读,善待独处。不管怎样,我们永远爱你!


                                                                           小姨金灵

                                                                         2018年5月




  冉金灵 朝天区李家乡人,文学硕士,广元市作家协会会员,苍溪县作家协会专职秘书长,《苍溪文学》杂志编辑,“放船台”公众号主编。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