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详情

汪爱萍:雪访药博园

9
发表时间:2019-11-02 09:34作者:汪爱萍


  那是一种踏实的、低沉的、浑厚的声音。


  那声音是如此真切,它沿着我的小腿、脊柱而上,直冲耳膜,提醒着我眼前的这一切不是幻相,亦非梦境,而是实实在在的山河画卷。而此刻,我正身处其中,是画中人,亦是赏画人。


  那是鞋踩在雪地里发出的 “咯吱咯吱”的声音。


  而呈现在我眼前的正是“水墨苍溪县,雪舞老鸱山”这幅天人合一的鸿篇巨制。


  中国苍溪药文化博览园。老鸱山望水台。


  这是俯瞰苍溪全景的绝佳去处。


  一湾碧水,拥着小城。小城日新月异,高楼鳞次栉比,是女人的新妆,一日一换;江水碧绿澄澈,浩浩汤汤,是男人的臂弯,静美有力。大街上车水马龙,滨江绿道也初具规模,清晨黄昏,常有喜欢跑步的人在步行道上慢跑,感受着小城脉搏有力的跳动。


  此时漫天飘絮,小城被这场等了十年的大雪美醒了。而我脚下,药博园正以它别样的美呈现在我眼前。


  丹参、白芷盖着厚厚的雪棉被睡得香甜。皂角树藏起了尖利的刺,穿着厚厚的棉袄,憨态可掬。树上的石斛也一改平日招摇的样子,变得稳重起来。


  瑞雪兆丰年,650亩中药材,趁着在这场大雪集体隐退,修炼,生长,我似乎听到他们在雪地里咯吱咯吱生长拔节的声音,那是明年好收成的前奏,是老百姓的福音。


  雪是香的。药文化广场上的药菊虽容颜老去,但却将雪染上了一缕淡淡的菊香。掬一捧药菊上的雪,一股冷香直冲天灵,如醍醐灌顶,灵台顿时清明。忽然就想起《红楼梦》中冷香丸的制作,倘若加了这药菊上的雪,也许才能真正治好宝钗爱慕富贵荣华的热毒罢。


  沿山脊青石小径一路向上,过怀菊亭,茱萸亭,直达山顶。群山之中,唯老鸱山为峰,老鸱山顶,唯弘养楼为首。此楼上下五层,虽然正在修建,但青瓦六兽,飞梁画栋已隐隐可见,其正处于群山之巅,真是有掩不住的大气,藏不住的风流。遥想此楼初成,登高望远,看苍山水墨如画,赏碧水大江东流,论苍溪千里风云,慨梨乡日新月异,临风把酒,和风而歌,怀古论今,当真是人生乐事。此楼由现任县委书记张寿于同志亲自命名,“弘养”二字深得药博园精髓,养身、养神、养壮志,利国、利民、利千秋。有大抱负者,方有此大胸怀;唯实干者,才能将梦想变现实。看老鸱山如今这日月新篇,不禁对此位从未谋面的一方父母官心生敬仰。俯仰天地间,触目俱浩浩。


  山上风大,雪花打着旋儿,把人包裹其中。同行的人建议去正在修建的中药博物馆避避风雪,得到一致认可。可惜我们去的时候博物馆还处于最后的布展阶段,未对外开放,但据工作人员的简短介绍已经让人心生向往。中医药是中华民族的瑰宝,为中华民族的繁衍昌盛作出了巨大的贡献。还记得小时候,覆盆子、薄荷、鱼腥草,金银花……那些田间地头不起眼的小草经常被母亲采回家,家里头痛脑热,虫蛇叮咬之类的小毛病,经常靠这些神奇的药草搞定,因此对中医中药,我心中感觉特别的亲切。现如今居于钢筋水泥森林,路边再难觅那些药草踪迹,每每想到有一天若我给孩子讲述关于金银花、鱼腥草之类的故事而她却不知所云时,不免心生遗憾,而老鸱山药博园恰好弥补了这个空缺。待到天气晴朗时,带孩子们漫步其中,和他们一起识别路边的各色中药,一起在中药博物馆了解这些神奇小草的用途,当真是周末踏青的不二之选。中医药文化需要传承,而苍溪药文化博览园实在是绝佳载体。若走累了,旁边就是中医药康养洗浴中心,让一场药浴,洗去游子满身疲惫,让一缕药香,熨帖我们每一根神经。


  环山公路上有几栋连排别墅,是返乡的创业人所建,据说以后会打造成民宿。独门小院,自成一体,当真是退一步田园牧歌,进一步红尘繁华。若累了,归来作闲人,对一张琴,一壶酒,一溪云。


  广场上有一假山,假山上有一座鸱雕,目光炯炯,展翅欲飞。《山海经》有文:“有鸟焉,一首而三身,其状如乐鸟,其名曰鸱。”老鸱山选址建药博园,以张寿于书记为首的苍溪县委县政府不可谓不深思熟虑,用心良苦。药博园集生产、教育、科研、休闲、体验于一体,岂止是“一首三身”,当真是“翅翮金色,两翼广三三六万里”。 据相关记载,“鸱”意译羽毛美丽者,又译食吐悲苦声。苍溪县领导班子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心中装着百姓,为民谋福,筚路蓝缕,方使此山实至名归。


  雪越下越大。悬壶广场的四大药王:神农氏、孙思邈、李时珍、张仲景,一改平日里庄严肃穆的样子,大雪挂在他们的眼角眉梢,倒显得面目慈祥喜气洋洋,想他们生平所学,能在苍溪汇集传承,发扬光大,实该大感欣慰。而像药博园这样生产价值与经济价值共增,教育科研与休闲体验一体的济世良药,就算是药王们再世,大概也是自叹不如,望尘莫及吧。


  看江山如此多娇,数英雄人物,还看今朝。



  汪爱萍  广元市作家协会会员,则天女子文学社成员。现供职于苍溪中学,广元市优秀教师,苍溪县骨干教师。是理性冷静的苍溪中学生物老师,亦是醉心于文字和红尘烟火的小女子,喜阅读,偶作文,善用文字记录生活中的点滴温暖,作品散见于《文艺四川》《教育导报》《爱人》《剑门关》等刊物。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