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详情

文军贵:欣喜与愧疚相伴的日子

11
发表时间:2019-11-06 11:06作者:文军贵


  岁月匆匆,往事漫漫,每个人的心中都有一些值得刻骨铭心的日子,比如第一次进城,第一次外出旅游,第一次领薪水等。但在我心中却有个看似普通却又让人难以忘怀的日子,那就是2018年8月20日。这一天,我的心田里既充溢着满满的欣喜,也有着深深的愧疚。


  那一天对于全国大多数老师来说,正沉浸在暑假的休息之中。可我承蒙学校领导的厚爱和信任,早早地结束了暑假生活,开始了一年一度的高一新生迎新工作。天边刚刚泛出一丝鱼肚白,我就被院落里啁啾的鸟雀声惊醒,匆匆吃过早餐就兴冲冲地奔向新校区。


  坐在熟悉而又陌生的讲台上,读着教室后边黑板上我亲自书写的粉笔字标语“金秋送爽喜迎八方学子,丹桂飘香共祝美好明天”,看着新生名册上那些学生的姓名、籍贯和初中就读的学校,心里充满了期待。刚刚在火热的六月送走了高三学子,又要迎来我班的新一届学生,迎来学校的新鲜血液,迎来国家的又一批栋梁之材,想到这些,心中不禁充满了喜悦和自豪之情。即使天气炎热,教室里没有空调,没有冰冻水,整个上午,我忍受着酷热,正襟危坐,滴水未沾,恭候着家长们带着稚气未脱的孩子陆陆续续地从县内外来到我的面前报到、注册、缴费。在与大家交流时,从他们的话语中,从他们的眼神里,教坛老朽的我不仅读出了家长对学校的期望,也读出了家长对老师的厚望,更读出了孩子们对这所享誉巴蜀的百年名校的信任和向往。“老师,我的孩子数学是弱科,望老师多指导!”“我的孩子初中时很调皮,望学校严加管教。”“我的孩子沉迷手机,望老师随时提防他,管住他的手机瘾。”“我的孩子是近视眼,希望在座位上关照一下。”……无论面对多少要求,作为一名教育工作者,我只有一一答应下来,把情况各自记录在册,以便在今后的日子里对症下药,因材施教,不辜负家长的一片希望之心,一片嘱托之情。看着家长们满意的笑容,听着家长们感谢的话语,我的心中一片惬意,一丝凉爽。


  “午饭已经做好,是否可以回家吃饭,我和儿子在等你。”晌午时分,妻打来了电话。在炎热的教室里,劳碌了几个小时,饥肠辘辘,口渴难耐,谁不想回家去乘一下凉,谁不想和妻儿其乐融融地共进午餐,谁不想回家去痛痛快快地饮一壶凉茶。可名册上的学生不知何时会到来,无论怎样,我得继续坚守岗位,在阳光灿烂、暑气熏蒸的教室里等待着那些慕名来此求学的孩子。华灯初上时分,孩子们陆陆续续地从寝室、食堂或超市来到教室,看着满满一教室七十几张青春阳光的笑脸,我的心中无限欣慰。面对着教室前方黑板上面为学生书写的“新学期,新气象;新目标,新梦想”的口号,我也暗自告诫自己:即使是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但对待每一届新生,我们都要心存教育良知,心装教育情怀,心系教育担当,为人师表,春风化雨,诲人不倦,默默奉献,毕竟学子们美好的前途就掌握在我们的手中,他们每个家庭的幸福就掌握在我们手中。回想起一届届桃李在我们的悉心指导下,在我们的苦心培养下,也在他们自己的刻苦拼搏下,如愿以偿地走出了大山沟,走出了剑门关,沿着通江达海的美丽新蜀道,走向了祖国的四面八方,我作为一名普通的人民教师,心窝里氤氲着一丝丝幸福和骄傲。


  但在这些幸福和骄傲的氛围里,我的心中也满怀着愧疚之情。为了投身自己的工作,我愧对了自己年老多病的双亲,即使还属暑期,为了学校的发展,为了学生的前途,不能多些时间看看父母逐渐苍老的容颜,陪陪父母聊聊过去美好的回忆……想当年,我坚强能干的双亲,我颇有远见的双亲,忍受着白眼和冷语,忍受着讽刺和屈辱,即使穿着补丁重补丁的衣裤和鞋子,也要勒紧裤腰带,省下每一分钱,艰难地送我读书,从小学到初中到高中直到大学,可以毫不夸张地说,我成长的足印里洒满了父母晶莹的汗珠和泪滴,我亮丽的人生道路上印记着父母艰辛的背影和沉重的步履。然而在父母年迈之年,我作为他们唯一的儿子,不能知恩图报,不能随时回到偏僻的老家给他们带去天伦之乐,以温暖他们孤独寂寞的心,以排解他们心中日日夜夜思念儿子的惆怅之情。然而好在父母通情达理,让我安心工作,勤勤恳恳;不要想家,兢兢业业,我的愧疚之心稍稍得到安慰。我多么淳朴厚道的双亲,你们真的是天下最伟大的父母,你们的胸怀和气度永远值得儿子学习。


  为了投身工作,我也愧对了自己唯一的儿子。多少年来,我没有尽到为人父的责任,常把耐心全部献给了学生,把粗暴留给了孩子;把爱心全部献给了学生,把缺失的父爱留给了孩子。即使儿子在高三患病急需住院治疗的日子里,我也以即将高三毕业的学生的前途为重,以整个学校的荣誉为重,一拖再拖对他的检查和治疗,后来差点酿成了无法挽回的恶果。回想起这些,不禁鼻翼酸楚,清泪两行。幸好,吉人自有天相,儿子在医生的精心治疗下,身体状况逐渐好转;虽然严重耽搁了他的高三学业,但在他顽强努力下终超重本线70分,得以顺利走进一所985系列的高等学府。即使在暑期,我也不能呆在家里好好地陪在孩子身边,或带他出去观光旅游,以弥补我曾经欠下对他的爱。儿子,爸爸今夜只想对你说,如果有来生,如果我还是你的父亲,我定会做一名问心无愧的好父亲,定会的。


  远在一方的双亲啊,为了尽忠自己的事业,换得万家欣喜和幸福,请您们原谅儿子的不孝;远在一方的儿子啊,为了尽职自己的学生,育得万千桃李效国家,请你原谅父亲的失职。不然,我心中的愧疚之情将会绵绵无期,永伴终生。



  文军贵,中文本科文化,中学语文高级教师,省级骨干教师,省作协会员,全国中学生作文竞赛优秀指导教师,先后被广元市教科所评为“广元市高考优秀语文学科教师”“广元市高考优秀班主任”,被中共苍溪县委、县人民政府评为“苍溪县高考优秀班主任”。有10余篇教育教学论文发表于县市级教育教学杂志及《教育导报》《四川教育》《招生考试报》等报刊。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