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详情

伍国雄:行走在望天观的脊背(组诗)

11
发表时间:2019-11-06 11:10作者:武国雄

大垭口


石梯走到尽头,大垭口便站在风口

唤马、三川、天观在这里歇脚

红叶已经喂饱了土地

松在闲言碎语中,行的端、坐的正

树皮粗糙的那边是北方,导游说

我似乎悟出了一点道理

野菊与季节背道而驰,在路边烂漫

捕捉鸟的哀鸣及我轻轻的喘息


行囊不小心放山下了

我此时比风还轻,据说

猎枪早已收藏,成了林中的枯枝

松鼠爬在树上,嘲笑偷猎者的无奈

夹子、套,也已变成了腐木

横七竖八,上面敷满了苔藓


松针软绵,榛子坚硬

走在上面的感觉真好啊

我知道我已达到一定高度了

开始沾沾自喜。四周静如止水

恍如隔世。轻点,再轻点

看能否邂逅持枪的猎人


在垭口,只有风像水流过

我不知道它从何处来

但我一定知道它向何处去


神仙脚


谁说三寸金莲不能行走江山

能把岩石踩出深深的痕迹

那把禁祻的锁注定有了砸碎的注解


舍身崖下,我没看见脚印的方向

凡夫俗子眼里不可逾越的滞障

在你脚下,只有一步之遥


坐在写诗崖上,我想不出一句诗

哪怕像诗句的一个字

有个传说,我已熟记于心


千年银杏


又是一个不老神话

一千多年了,树老心空了

精气神在,根在


据考证,你是川北最长寿的老人

唐家河、黄猫垭,我去过

那里土壤好,风小


石摩上,石佛演驿了桩桩无头悬案

你衰竭的内心,被火烧成木炭

投资商在横山那边已经大动干戈了


废弃的道观要建成寺庙

听说还要安装电梯,风马牛不相及了

其实,只有石板路多好


一千多年啊,经历了多少朝代

轮换过多少帝王,仙丹早已变成粪土

盗墓贼眼里泛着绿光,昼伏夜出


谁要把巨人的头颅割下

谁就会背负万世骂名

不信?你看


此地无银,但遍地三百两黄金

在你宽广的心怀,我双手合一

对苍生来一次虔诚的膜拜


写诗崖寻诗


从民间角度看

望天观像极了一个人头

横山是身体,大垭口是颈项

写诗崖是头顶帽沿,其实

像啥不重要,我已经站在崖上了


岩石上石花盛开,松针零散

唤马溪远去,流入宋江

终究归入大海

三川寺“夜半钟声到客船”

“一览众山小”

磨滩子、楼门山、杜家坝、柏溪沟

村落星罗棋布


“有的人,把名字刻入石头,

想不朽”,岩石上那密密麻麻的文字

像《风》的脚印,离骚远去

唐诗宋词又来,“枯藤老树昏鸦"

是此地最好的写照


在写诗崖,问苍茫大地

任何文字都苍白无力

任何表达都索然无味

写诗崖更像望天观的眼睛

望天,看地



  伍国雄:四川广元人,自由撰稿人,有多首诗歌发表,偶有获奖。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