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详情

胡桂华:冬的酝酿

7
发表时间:2019-11-06 11:13作者:胡桂华

      秋的丰腴日渐消瘦,冬日,铁骨铮铮,终是一路勇悍矫健,呼啸而来。


       冬日里,没有了澄澈的蓝天,悠闲的白云,太阳也铺上白纱,透出淡淡的光线,依然冷意十足。在河沟山涧整日雾深云重,与太阳的相逢,那也是要讲缘分。风,是必不可少的,时时刮着,吹得黄叶飘飘,虫鸟绝了踪迹。有时,一场风的到来,吹尽了空气里的湿气,弥漫着的干冷很是期待雪花满天,但川蜀的冬天,看雪是一件很奢侈的事情!


      不过,巴山蜀水的冬,也是自成风格。这时的山川大地棱角分明,似苍劲有力的汉子老成持重,释放出最本真的自我。散布山中的水池,一汪汪的,凝然而清远,透出森森寒意。落叶林被,赤裸裸展示自己的强健筋骨在瑟瑟冷风中昂然!夹杂在突兀枝干里的长青树,装饰冬日的春意,与光秃秃的枝丫相得益彰,诉说硬汉的柔情。匍匐在漫山遍野的野草,亲吻大地,寻找来世的源头。田间地头,破土而出的麦苗,怯生生的崭露头角,纵横交错的油菜苗,已伸展出了两三片叶子,它们不畏严寒,在冻风中舞蹈,为蔓延一片金黄,肆意酝酿。


      因冬日特定的写意,苍山褪去艳装,而姑娘们的彩色大衣在凝重的冬天唤醒了大地沉睡的激情。昔日穷山恶水的山村也靓丽出镜。放眼望去,没有了古老的土筑瓦房,一座座洋房别相映成趣,展示出农村新生代的风貌。一条条水泥路绵亘蜿蜒,穿梭爬行在起伏的群山之中,纵横交错,热闹非凡。成片的现代农业园区也是秩序井然与褪去艳装的群山,构成一幅粗犷的线条画。


      冬,总是意味着磨练。现代生活的快节奏,高标准,严要求总是冲刷着多如繁星的生命。而在磨练中演绎的风流也是举不胜举。他们逆风而行,巨涛冲浪,有奔赴豆蔻年华的纯美,有奔赴瑰丽人生的灿烂,也有而立的喜悦,不惑的责任,知天命的静心,耳顺的谦卑,随心所欲的率性。无论怎样的人生,这一个个鲜活的存在如冬日里的苍山大地一样潜心酝酿,也似著名的岁寒三友坚韧剽悍,即使驶入人生的冬季,尔辈也是仰天大笑出门去,我辈岂是蓬蒿人!


      要说冬是残酷的,一点也不假 。小溪断流,叶败草枯,低吟浅唱的秋虫早已结束短暂的一生,它们精彩了秋的热烈,随着寒意袭来,烟消云散,弥漫在冰冷刺骨的空气中,皈依自然。病入膏肓的老人难熬严冬的鞭挞,撒手人寰。这一切对生命的掠夺,让人对冬心生恐惧。而冬季里的扼杀,不就是自然界中的物竞天择的生存原则吗?冬天就是一个最好的载体。世间万物皆有定数,不必说冬日的残酷。


      对于领略冬的禅意,我也仅仅是蜻蜓点水。在此,我引用英国诗人雪莱的诗句结尾:“冬天来了,春天还会远吗?”



  胡桂华:教师,崇尚极简主义生活,率真而不率性!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