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庭寿:芙蓉花开

3
发表时间:2020-01-07 11:20作者:黄庭寿

师范毕业那天,碧空没有一丝云彩。我背着背包,步履蹒跚地向那道熟悉的校门走近。一只脚跨出了校门,另一只脚停下来了。前面是众声喧哗的闹市,后面是朝夕相处三年的校园,校门是一道泾渭分明的界限。芙蓉花已经完全隐没在青灰色的房屋背后,碧蓝的天空传来一声余音袅袅的鸽哨,轻微得像若有若无的叹息。那一刻,泪水早已模糊了我的双眼,我毅然决然地跨出脚步,将自己瘦小的身子汇入滚滚人流。


乡下教书的日子单调而宁静。仿佛不经意打了个盹,逝水年华在眼皮底下静静地流淌,睁开眼一看,八年过去了。云起云飞的日子里,花开花落的日子里,很多往事在我的视野里渐行渐远,但那个碧空如洗的清晨和大片大片开放的芙蓉花却时常出现在我的梦境里。“木本芙蓉花,山中发红萼。涧户寂无人,纷纷开且落。”每当吟诵起这首诗,便觉脑海空灵,如山冈上那轮静静升起的满月。


后来一个偶然的机会,我来到省城求学。闲暇的时候,喜欢一个人拣僻静的小巷散步,那种感觉妙不可言。也是一个黄昏,我行走在一条弯弯曲曲的小巷里。周围很静,红墙、青瓦、黑漆斑驳的门墙、几丛硕大无朋的芭蕉,让人感到熟悉而亲切。墙头的枝条上挤满了瓣瓣白花,仔细一瞅,这不是芙蓉花吗?这时我才发现红墙两边的院落里盛开着红的、白的、紫的芙蓉花,连成了两条错落有致的彩带。可是,没有蜜蜂嘤嘤嗡嗡的喧闹声,那些深深庭院中的芙蓉花已经失去了热烈和鲜活,显得苍白而憔悴。《纸上的花朵》,一本诗集的名字从我的脑子里蹦出来。是的,在这个贫血的都市里,花树的位置已经被霓虹灯、广告、商场牢牢占据,它们不是被赶进深宅大院,就是被集体迁移到花园里,点缀在水泥钢筋浇铸的亭台楼阁周围,成为了“纸上的花朵”。


绕了一圈之后,我终于回到了那个曾让我梦绕魂牵的小县城。整日忙得晕头转向,虽然母校近在咫尺,也只是匆匆地打过几回照面。芙蓉花却从此不忍再见,那么,就让它寂寞而热烈地开放吧,在静静燃烧的晚霞里!


(本文收入黄庭寿散文集《我的大麦梁》)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