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鸿:回乡偶书

61
发表时间:2021-03-18 15:09作者:陈鸿

上山的有些晚,已经错过了很多花的花期。回山上的路是条崎岖蜿蜒的公路,经常绕过一座一座的山,从山脚绕到山顶,又从山顶延绵到山脚,坐车的时候往往感觉像是要开到天上去。公路边有几簇蓝色的野菊花还在风中摇曳,它们的花瓣小小的,嫩黄色的花心在烈日下格外耀眼。那一天的天气非常好,云朵漫延在天边,与蓝色的天空相映成趣,美丽极了。山风吹进车里也让人心情美丽起来,快到山顶的路上忍不住用手机拍下了一段天空,发给远方的朋友。

隔了两天,外公来了,我很久都没见着他了。外公带了一罐蜂蜜和金银花,一个是给我的,一个是给母亲的。外公的到来让我很高兴,并提议让他跟我们去住一段时间。周围的人就在眼前变老,渐渐行动迟缓,人瘦到只剩一层皮的样子,哪里也不能去,怕惹人烦。那段时间听到最多的就是他们说着人老了之后,就不能像以前一样四处走动,会给家里人添麻烦。我实在害怕看到他们对于今后的日子无言的屈服下来,就像干等着命运的轮回到来一般,却说不出一句反对的话来。

也许因为外公本身是一位阴阳先生的缘故,他体格健硕,并没在健康上给儿女们增添太多负担,每日吃饭都要喝一两散酒。吃完饭跟爷爷聊着很多杂事,关于时间,关于经书,关于易经。我看着他们温和慈善的面容总是希望时光能慢一些,再慢一些。

回家后,我跟母亲说到外公,他晒黑了许多,瘦了许多。母亲无奈地说,人老了,哪里也不去,天天搭着板凳坐在坝子里晒太阳,吃饭时,叫就去,不叫,也就过了。那个时候,忽然就想起外爷一直用的那根拐杖,以前是有花纹涂了漂亮的漆,龙头是蓝色,下面是深深的朱红,现在漆都被磨掉了,露出原来木头的颜色,勉强看得出来龙头的模样。时间真的在渐渐带走一些东西,我们都无力挽留。

爷爷说他还要养狗、鹅、猫、鸡、猪、蜜蜂。家里已经很长一段时间没有狗的身影了,不过邻居家的小狗要等到七八月才生小狗崽,那时,家里就更热闹了。

好像我总是在错过很多东西,很多事情,不是太早就是太晚,就像那些种满房屋前后的樱桃树。七八岁的时候很喜欢吃樱桃,婆婆就专门去找了樱桃树苗,种在家门前,后来陆陆续续又种了几棵。好不容易等到它们长大开始结果,我却很少有机会回去了,好不容易回去一次,也总是错过了樱桃采摘的时期。

有几回,收到婆婆托人送来的樱桃和草莓。不知道辗转了多少次才到了我手里,我并不知道他们还种了草莓,收到时的高兴无以言表。一共也就摘了一大碗,除了太小的,都给我带下来了。只有一次五一放假回去,看见过那些樱桃花在临走的清晨悄悄绽放,雾蒙蒙的,只能将随风飘散的粉白花瓣印刻在脑海中。

我的长辈,对我都是极为宠溺的,在力所能及的范围总是给我最好的,不论我多么任性,总是宽容的任我胡闹。虽然也会有争吵,但心里都是希望对方好的。年少时没能感受到时间的残酷,长大了又早已错过许多,遗憾和愧疚溢满心间难以释怀,唯有好好珍惜当下,多回家看看,留下最简单的圆满。


陈鸿桥溪乡财政所会计。四川大学计算机专业毕业,爱读书,尤喜武侠传奇。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