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倩雯:还债

4
发表时间:2021-03-27 15:17作者:杨倩雯

老王最近特着急,食不安寝、夜不能寐,下乡、出差雷厉风行,眼看着平时四平八稳的一个人,最近变得风风火火,连嘴边都撩起了两个水泡。

过年了,讨账的时候到了。

老王是琼乡的会计,大专毕业分配到琼乡,娶了个本地媳妇儿,索性就留在了乡里。他专业对口,干事儿踏实,脑瓜子又灵光。因此,被老书记安到乡里当会计,一转眼也有七八个年头了。

琼乡是个小乡,常住人口不足三千,四分之三皆老少,剩下的多在大鹏村柑橘园里上工。

十年前,深市一富商路过大鹏村,一老乡赠其门前柑橘尝之,他惊为仙果,联系专家考察后,果断投资百万建起柑橘园。

大鹏村地处山区,位置偏僻,出村仅一条坑坑洼洼的泥巴路,一到雨天,人车难入。富商担心柑橘运不出去,找乡政府商量修路的事儿。

然而财政预算年初已经定下,修改必须报人代会批准,修路又不是小事儿。乡里反反复复开了大半月的会,还得走“借鸡生蛋”的老路。

琼乡真“穷”,一点不假,年收入不过七八十万元,远不够正常开支。乡里制定了好多个办法,乡上干部主动“节衣缩食”,甚至自掏腰包出门办事,这才勉强维持了日常运转。发展上的开支,也就不得不采取些技巧了。

寻来寻去,钱老板理所当然成为这次修路的最佳人选,乡里的村道路好多都是他建起来的,百姓反响好。

柑橘园到乡上的水泥路修通了,但上百万的债务却沉甸甸地压在了钱老板和乡长的心头。

从此,随着大鹏柑橘的远销之旅,老王也开始了躲债之行。每逢年底,他总会特别地忙,忙着进城报账、忙着下乡查访、忙着“生病”往家里躺……

好在钱老板是本地人,财大气粗,对乡里情况又知根知底。乡政府有钱还钱,没钱躲债的苦处,他常是睁只眼闭只眼罢了。

几年过去了,那笔债还静静地躺在政府的往来账上。

与往年不同,今年正赶上疫情波及,经济萧条,政府投资缩减,钱老板不仅没挣到钱,反倒亏了不少,手下两个民工家里有人生了重病,等着钱就医……钱老板手里实在太紧,只得上乡里讨债来了。

这可愁坏了新上任的年轻乡长,老王也凭那三寸不烂之舌,给钱老板说了不少好话。

一天早上,乡长突然打电话问起老王,民政资金还有多少,能否先给钱老板应应急。老王看着办公桌上刚从县上培训带回来的新《预算法》,握着手机,半天没吭声。

好半天,他才缓过神儿。然后拿起桌上的新《预算法》,三步并作两步地往乡长办公室赶。看了预算法,乡长的眉头更紧了。这时,老王突然记起该笔钱早已列入政府债务,可以通过专项债券资金解决。

当夜,乡长和老王就赶到了县城,第二天一大早见了分管县领导,然后分头对接了财政等部门。这笔资金终于有了眉目,乡长和老王脸上溢出了笑意。

乡长感叹道,想法子真得走正道,那违反《预算法》的事儿,还真不能干!


杨倩雯市作协会员,爱好文学,有十多篇作品在《广元日报》《广元晚报》《四川财政与会计》等刊物发表,有数篇收录于《广元散文选》等文集,多次获得县级文学奖。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