苍溪人拍苍溪|赵洪文先生镜头下的梨乡雪

74
发表时间:2022-02-05 10:33作者:苍溪县摄影家协会

自古文人雅士多爱雪。

人们喜欢在雪中寻觅诗意:“千树万树梨花开”是唯美,“昔去雪如花”是浪漫,“千里冰封,万里雪飘”是豪放,“大雪满弓刀”是悲壮,“雪拥蓝关马不前”是艰辛,“雪上空留马行处”是别思……雪在人们眼里,或文静,或俏皮,或含蓄,或猛烈,给人带来了无限的欢乐和无穷的遐想。

于是,人们在赏雪之余,兴之所至,写雪、咏雪、画雪、拍雪……穷尽手段想将这冬的精灵与赏雪玩雪的感悟长久留存。

而今,爱雪者仍大有人在。爱雪,自然想看雪。然而,想在苍溪看一场雪,那却是一件十分难得的事。

究其原因,乃“南方的北方,北方的南方”这样的特殊地理位置所致。苍溪地处四川盆地北缘、秦巴山脉南麓丘陵地带,境内气候温和,亚热带季风气候,年均气温16.7℃。要想在如此温润的县城看一场像样的雪景,几乎十年才可一遇。

其实,苍溪几乎年年下雪。在海拔超过600米的山区,或稀稀疏疏,或纷纷扬扬,每年总要飘一两回,但大多数时候都是落地即化,不会像鲁迅笔下朔方的雪花“在纷飞之后,却永远如粉,如沙”,真要让苍山白头,甚至将世界变成粉妆玉砌,那就还真的要看缘分了。

2月4日之夜,一朵硕大无朋的雪花在鸟巢浪漫盛放,人们突然发现,融入国名、中国结、橄榄枝等诸多元素的雪花,居然可以将世界不同肤色不同信仰的人团结得更紧,刚刚开幕的北京冬奥会势必把全世界的冰雪搅得火热。

飞雪迎春到,瑞雪兆丰年。本期的“苍溪人拍苍溪”,我们特意辑录了赵洪文先生近年拍摄的苍溪雪景50幅,以此向父老乡亲送上新春的祝福,同时预祝北京冬奥会圆满成功!


苍溪人拍苍溪|赵洪文先生镜头下的梨乡雪

《云台仙迹沐瑞雪》2018·云台观

苍溪人拍苍溪|赵洪文先生镜头下的梨乡雪

《红军古渡飞玉蝶》2018·红军渡

苍溪人拍苍溪|赵洪文先生镜头下的梨乡雪

《疑是梨花昨夜开》2011·梨博园

苍溪人拍苍溪|赵洪文先生镜头下的梨乡雪

《茫茫苍山千里雪》2020·三溪口

苍溪人拍苍溪|赵洪文先生镜头下的梨乡雪

《千树万树梨花开》2018·云峰镇

苍溪人拍苍溪|赵洪文先生镜头下的梨乡雪

《万枝松萝万朵银》2020·三溪口

苍溪人拍苍溪|赵洪文先生镜头下的梨乡雪

《瑞雪兆丰年》2011·梨博园

苍溪人拍苍溪|赵洪文先生镜头下的梨乡雪

《苍山初雪》2020·三溪口

苍溪人拍苍溪|赵洪文先生镜头下的梨乡雪

《滨江胜景》2018·滨江路

苍溪人拍苍溪|赵洪文先生镜头下的梨乡雪

《六出飞雪笼四野》2020·三溪口

苍溪人拍苍溪|赵洪文先生镜头下的梨乡雪

《猕乡赏雪图》2020·三溪口

苍溪人拍苍溪|赵洪文先生镜头下的梨乡雪

《校园奇景》2018·苍中校

苍溪人拍苍溪|赵洪文先生镜头下的梨乡雪

《雪地嬉戏再年少》2020·三溪口

苍溪人拍苍溪|赵洪文先生镜头下的梨乡雪

《风雪夜归人》2018·滨江路

苍溪人拍苍溪|赵洪文先生镜头下的梨乡雪

《故穿庭树作飞花》2018·苍中校

苍溪人拍苍溪|赵洪文先生镜头下的梨乡雪

《斗天水库盈冬雪》2011·凤凰山

苍溪人拍苍溪|赵洪文先生镜头下的梨乡雪

《可怜冬景似春华》2018·县城

苍溪人拍苍溪|赵洪文先生镜头下的梨乡雪

《瑞雪送祝福》2018·县城

苍溪人拍苍溪|赵洪文先生镜头下的梨乡雪

《樱花湖畔千树雪》2020·三溪口

苍溪人拍苍溪|赵洪文先生镜头下的梨乡雪

《忽如一夜春风来》2018·县城

苍溪人拍苍溪|赵洪文先生镜头下的梨乡雪

《雪地闺蜜》2020·三溪口

苍溪人拍苍溪|赵洪文先生镜头下的梨乡雪

《湖边千树梨花老》2020·三溪口

苍溪人拍苍溪|赵洪文先生镜头下的梨乡雪

《铁树迎春绽冰花》2018·云峰镇

苍溪人拍苍溪|赵洪文先生镜头下的梨乡雪

《幼儿园童话》2018·县城

苍溪人拍苍溪|赵洪文先生镜头下的梨乡雪

《春天的信使》2011·梨博园

苍溪人拍苍溪|赵洪文先生镜头下的梨乡雪

《静静的猕苑》2020·三溪口

苍溪人拍苍溪|赵洪文先生镜头下的梨乡雪

《爱子如斯》2018·滨江路

苍溪人拍苍溪|赵洪文先生镜头下的梨乡雪

《老屋的梦》2018·云峰镇

苍溪人拍苍溪|赵洪文先生镜头下的梨乡雪

《犹有橘红雪中俏》2018·云峰镇

苍溪人拍苍溪|赵洪文先生镜头下的梨乡雪

《雪宝宝》2018·县城

苍溪人拍苍溪|赵洪文先生镜头下的梨乡雪

《绵绵飞絮覆翠柏》2018·云峰镇

苍溪人拍苍溪|赵洪文先生镜头下的梨乡雪

《玉树琼枝》2020·三溪口

苍溪人拍苍溪|赵洪文先生镜头下的梨乡雪

《坐看古树变琼枝》2018·云峰镇

苍溪人拍苍溪|赵洪文先生镜头下的梨乡雪

《松雪花》2022·九龙山

苍溪人拍苍溪|赵洪文先生镜头下的梨乡雪

《雪乡奇遇》2020·三溪口

苍溪人拍苍溪|赵洪文先生镜头下的梨乡雪

《花团锦簇》2018·县城

苍溪人拍苍溪|赵洪文先生镜头下的梨乡雪

《灿若玉环聚凝脂》2011·梨博园

苍溪人拍苍溪|赵洪文先生镜头下的梨乡雪

《一帘冬雪入梦来》2022·九龙山

苍溪人拍苍溪|赵洪文先生镜头下的梨乡雪

《红装素裹竞妖娆》2020·三溪口

苍溪人拍苍溪|赵洪文先生镜头下的梨乡雪

《摘雪花》2022·九龙山

苍溪人拍苍溪|赵洪文先生镜头下的梨乡雪

《恰似遍地雪花银》2011·梨博园

苍溪人拍苍溪|赵洪文先生镜头下的梨乡雪

《运动达人》2018·武当山

苍溪人拍苍溪|赵洪文先生镜头下的梨乡雪

《隔牖雪满天》2018·滨江路

苍溪人拍苍溪|赵洪文先生镜头下的梨乡雪

《园林美容师》2020·三溪口

苍溪人拍苍溪|赵洪文先生镜头下的梨乡雪

《飞雪化作连天花》2018·红军渡

苍溪人拍苍溪|赵洪文先生镜头下的梨乡雪

《满园玉树着银装》2011·梨博园

苍溪人拍苍溪|赵洪文先生镜头下的梨乡雪

《雪径悠悠》2018·云峰镇

苍溪人拍苍溪|赵洪文先生镜头下的梨乡雪

《万里寒光生积雪》2011·凤凰山

苍溪人拍苍溪|赵洪文先生镜头下的梨乡雪

《雪梅清绝报春讯》2018·云峰镇

苍溪人拍苍溪|赵洪文先生镜头下的梨乡雪

《雪上早留行人处》2011·凤凰山


赵洪文,苍溪人,退休教师,四川省摄影家协会会员,苍溪县摄影家协会主席。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