肖洪江:乡村童年

27
发表时间:2022-10-19 08:50作者:肖洪江

        我的童年,生活在大山里六岁的时候,开始放牛、割草、捡柴、扯猪草,做游戏,唱童谣,天真纯朴,总是难以忘怀,记忆美好。

放牛,要离开田园,到远处的山里,山坡,山梁,河边去放。牛,除开耕田耕地,推磨碾米外,天天都要放到野外。有时候,十几个孩子一路,有牵牛绳的,有骑在牛背上的,有跟在牛屁股后面的,大家浩浩荡荡,喜笑颜开,连成一路牧牛长阵,其中有水牛、黄牛、大牛、小牛。穿过田园,越过坡地,走过河边,进入溪涧的山里,让牛自由的吃草,奔走,饮水。我们这些放牛娃则做着各种各样的游戏,对垒“打仗”、藏猫猫、跳绳、踢毽子等等无忧无虑地快乐生活。

站在山梁上,躺在小河边,坐在巨石上,仰望天空,天上湛蓝湛蓝的万里无云,悠闲的飘着片片云朵

夏日雨后的早晨,泛着鱼肚白的东边天幕上,一轮红日从重叠的远山边上冉冉升起,霞光万丈,朝霞满天,太阳把一切都镀上了金黄色,大地在晨曦中一派生机勃勃。

秋季的天空,有大雁列阵飞过,心想它们从那里来,又到那里去呢?特别是飞得很高的老鹰背负蓝天,在广阔无限的天空中轻飘飘的穿梭、盘旋,自由飞翔,显得潇洒优美,令人充满无限暇想、幻想和梦想。

当我遥望远山近林,喜鹊、斑鸠、白鹤、麻雀和很多不知名的小鸟,在森林中翻飞,在树枝上跳舞。最灵巧的是喜鹊在身边的大树上一蹦一跳,扑哧着翅膀,上下穿动,有时瞅准了什么?一个劲的往上钻,踩在树枝上叽叽喳喳,仿佛想要达成什么似的争论不休。

当小伙伴看到黑白相间的花喜鹊在树枝上叽叽喳喳的闹个不停,就会吉祥地说是喜鹊闹春,有喜事发生。

山雀和燕子在树枝间穿梭嬉戏;黄鹂和画眉婉转抒情的歌喉让人心悦,无论鸿鹤还是家雀,他们都能在空中自由表达,自由释放,幼小的我非常羡慕。

乡村的山,乡村的水,乡村的树,乡村的草,组成了乡村的万紫千红一片绿。

身在乡间,我们发现万物生长是从绿色开始的。春天来了,满眼绿色,远望、近看、细瞧都有不同的绿色,嫩绿、葱绿、青绿、深绿、墨绿、翠绿……奇花、异草、繁叶、绿果、乔木、古藤……让你进入一个绿色天地。

那墨绿的古柏、松树、柑橘;那“春来发几枝”的槐树、青杠、香樟、梧桐、桃树、李树、梨树、猕猴桃、青青翠竹等等生机碧绿,纷纷扬扬,或苍迈,或风雅,或清新,或世故,恬淡惬意,神态悠然。

那丛丛簇簇的杂树杂草,随意攀延在大地之上;那青青藤蔓,盘根错节,枝繁叶茂,团团绕绕,葱葱郁郁,铺天盖地的齐展容颜,把淡泊静寂的乡间衬托得清沌无瑕,鲜活炽烈,热情奔放。

漫山遍野的绿浪,翻卷着淌过织锦般的田园、坡地、河边,流向起伏的岭;流向“长亭外,古道边,芳草碧连天”的远方。

这就是乡村的绿,是一种安然飘逸,恩惠大地的绿。

蓝天碧云,阳光灿烂,森林密,山风清爽,山泉澄澈,富氧透明,田园织锦,劳动号子,鸟语花香,鸡鸣犬吠,乡村味道,万千世界,让人悠然自在。这是自然的颜色,生命的颜色,希望的颜色。

阳光强烈的时候,我们就到阴凉处,就到潺潺流淌的涧水旁,掬上一捧溪水先用鼻子闻闻,然后喝上一口,清甜的味道爽爽的。

乡村绿色,它从麦苗儿中来;从田边地角来;从山梁沟壑中来;从高耸挺拔的棵棵大树那肩比肩枝连枝的绿叶中来;从层层叠叠的各种杂树中来;从“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的小草中来。是它们装扮了色彩艳丽的如画乡村。

乡村绿色的绿色世界里,我和小伙伴们常常手持木棒、篾片当着刀枪,奔跑、跳跃在田间、地头、山野、林中的天地里,欢呼雀跃,快乐喜戏。

大家天天会聚在一起做游戏。比如,四个小伙伴在一起一人一只脚相互勾串成井字型,然后边拍手边用站起的那只脚跳着旋转,随步伐唱道:山喳喳,尾巴长,嫁给对门李三娘,李三娘脚拐,嫁给螃海,螃海脚多,嫁给白鹤,白鹤嘴尖,嫁给犁弯,犁弯拱背,嫁给桃妹,桃妹逃走,嫁给毛狗,毛狗骚臭,嫁给幺舅,幺舅嫌她,嫁给田家,田家不要,只好回家。”往往是唱完一首接着又唱:“高大姐,蒸馍馍,馍馍香,买生姜,生姜辣,买黄腊,黄蜡苦,卖豆腐,豆腐薄,买牛角,牛角弯,弯上天,天又高,好买刀,刀儿快,好切菜,菜儿青,好买针,针又秃,好买鹿,鹿要走,好买狗,狗又花,一刀宰个秃以巴。大姐回来笑哈哈,三姐回来诓娃娃。”大家尽兴了,又玩别的游

有时在草坪上,围成圈,其中一人拿着手帕边在小伙伴身后跑边唱道:“丢手绢儿丢手绢儿,悄悄丢在后边,大家不要告诉他,快点快点捉住他、快点快点捉住他。”若手帕丢在某人身后,他就要赶紧去追丢手帕的人,一圈抓住为赢,抓住为输了就唱支歌或背首童谣有耍小聪明的伙伴只说一句:张打铁,李打铁,打把剪刀送姐姐。”大家说不行,还要说一个,只好又说:“金鸡叫,银鸡叫,哪个捡到该哪个要。”就这样无论输赢都要说歌谣。还要看那个说得精彩。

甲说:金瓜瓜,银瓜瓜,田头瓜棚搞瓜瓜,瓜瓜打倒小娃娃,娃娃痛得喊妈妈

乙说:早不忙夜心慌,半夜起来补裤裆。歪戴帽子斜穿衣,长大不是好东西。

丙说:花猫猫,红爪爪,哥哥接了个好嫂嫂,整田栽秧割大麦,脸儿晒得黢嘛黑。挑桶水,洗不白,我妈呕了几个月。哥哥回家看嫂嫂,夸我嫂嫂好颜色。

丁说:红萝卜,抿抿甜,渐渐渐渐要过年,娃儿想吃肉,大人莫得钱。

戍说:太阳过了山,月亮过了河,背时老师还不放学。……

这些童谣、儿歌,段段直白,含义丰富,还有哲理,都具有活泼自然的语言节奏、音乐色彩,用起来朗朗上口,表达了我们少年时代对美好生活的向往,也对有了世间百态潜移默化的了解,而且当天不准说重的。

在玩捉迷藏时,首先将一人用手帕蒙住双眼,然后将其轻轻推着转几个圈圈让你分不清东南西北,游戏开始了。

还有逗小孩的童谣两个孩子双手拉住来回推送,这时两个扯面萝面,你吃夫子,我吃白面。若说你吃夫子,双手正好推向你,喻意说你是猪。还有两个拇指斗拢说“斗虫虫咬手手,芝麻绿豆别口口,飞的下,又来到。唱完将双手向上一扬,表示东西飞了。

也有“触景生情”的童谣。如烤柴火被烟雾呛了,就会念:“烟儿莫,我是天上梅花朵,猪打柴狗烧火,猫儿煮饭笑死我。

在抓蜻蜓时就会念:“蚂蚂灯儿歇荫凉,哥哥打你我帮忙。”念叨这句话,似乎蜻蜓就要停下歇起,好趁机去捉它。下雨时,会念:“毛毛雨大大落,天晴起点苞谷,苞谷黄请老王,老王不吃烧酒要吃甜酒。

大家在一起产生了争执,或打了架,就对逗输一个伙伴说:一哭一笑,黄狗标尿,张家打锣,李家抬轿。”“闷娘娘,早早来,娃娃睡着好做鞋,做大鞋、做小鞋,娃娃穿上好人才。”这样一说,会破涕一笑。

小伙伴们为了掌握丰富的童谣、儿歌、顺口溜、打油诗与大家分享,就会千方百计的收集、背诵。

我到外婆去玩耍,从她们院子里的孩子那里学到了新花样:月亮走,我也走,我给月亮提花篓。花篓里面有把面,下在锅里团团转。爹一碗,妈一碗,案板底下藏一碗。面喃?猫吃答。猫喃?钻洞答。洞喃?塞草答。草喃?牛啃答。牛喃?下水了。水喃?和了泥。泥喃?糊了墙。墙喃?猪拱答。猪喃?杀答。肉喃?吃答。皮喃?绷到鼓。鼓喃?嘣隆嘣隆打烂答。

大月亮小月亮,哥哥起来学木匠,嫂嫂起来打孩鞋底,婆婆起来舂糯米,娃儿闻到糯米香,找到婆婆要麻糖,麻糖放在案板上,花狗就来抢,黑狗就来扙棒棒,一棒扙在脑壳上,咣浪浪,咣浪浪。

洋盘洋盘假洋盘,骑个马儿上广元,广元吃碗凉面,还是回我们苍溪县。

夕阳西下,我们在放牛、割草、捡柴回家的路上,走在最前面的有时还会说:“走一老红旗,走二披狗皮,走三骑白马,走四遭鬼打,走五有官做,走六卖豆腐……”伙伴们听到后,还真要数一数排在第几,若没有背柴、背草恰恰处在不好的位置,还要跨越过去,留给负重无法调整的伙伴。在天真无邪的童年里,我与小伙伴们一路欢快,一路笑声的走过黎明与晚霞。

小伙伴们走到各自的房前分手时会说:“鸡蛋开花各人回家,鸡蛋打烂各人解散。”我的童年就是在如此快乐乡村的生活中走过的。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