肖洪江:家住嘉陵江畔(散文)

44
发表时间:2022-12-01 15:26作者:肖洪江

古人云,仁者乐山,智者乐水。水,是自然对人类的馈赠;水,是生命之源。邻水而居,择水而憩,这是人类亲近自然的本性。也许我们的祖先对《道德经》中“上善若水,水利万物而不争”领会很深,于是依水而居。

从远古而来,我家居住在嘉陵江边,处于上游,水面并不宽阔。银色的沙滩、起伏的油光石连绵不断地在两岸延伸。小时候,江边放牛,总是好奇地遥想,江的上游,群山起伏,有多远?江湾下边,绿水悠悠,有多长?是什么样子?

家住江畔高处的“江景房”,是典型的川北农家院子,白墙灰瓦,高瓴飞檐,立柱椽木,天井院坝。我时常站在门前的几棵大柏树下,眺望茫茫水面,细数白帆点点;偶尔,静观万里晴空,云卷云舒,静夜细看,繁星璀璨,身处自然美景,半耕半读,快乐成长。

少年只是霎那间的事,转眼到了解事中年,对嘉陵江有了深度认识。一江清澈绿水,浩浩荡荡为我们提供了生活用水,工业用水,农业用水。江上船运穿梭,通江达海;砍伐树木,江上放排;电站大坝,高山平湖,梯级开发,发电利民;大桥飞架,彩虹卧江,气势磅礴。江上湖泊,调节水量,有利生态,有利生物,有利环境。


DJI_0423.JPG

图片:张文忠

我们天天出门看江,亲水而居,孕育着祖祖辈辈生息繁衍,成为我们心中的精神信仰,心灵形象。

悠悠岁月,宇宙洪荒。历史变革,改天换地,苍海桑田,世事境迁。上世纪六、七十年代,嘉陵江流域由于过度毁林开荒,造成森林植被破坏,土壤沙化,水土流失严重,每到夏季洪水泛滥,生态环境急剧恶化,嘉陵江水由澄清而变得常年浑浊。枯水季节,门前江水就会发黑、发臭,变成一条纳污的江河。

面对嘉陵江的变化,群众急,政府忧,从上世纪九十年代初开始,苍溪全县起动绿化嘉陵江,保护母亲河的植树造林工程。民兵林、青年林,县城各机关企事业单位、学校等,分别在嘉陵江沿线及城区江段分片划段,大力植树造林,使嘉陵江绿化发生了巨大变化。

全县形成了关心江水,热爱绿化的良好氛围,义务植树的热情空前高涨。人人行动,措施落实,采取定单位、定人头,定地点签订责任书,保证包栽、包活、包管,植树数亿株,实现了江岸森林全覆盖。

就说我们嘉陵村吧,过去一下雨,山上的泥土挟着洪水冲泻而下,光秃秃的山上寸草难生,给嘉陵江的生态带来了极大危害。退耕还林后,种上了松树、柏杨、水彬等生态林。田地里种植了雪梨、猕猴桃、柑橘等果树,不仅让村里风光变美了,村民腰包也鼓了。现在山林茂密,林果粮丰,成为保护嘉陵江的绿色屏障。

“前人栽树,后人乘凉”。现在一江两岸丰富的森林资源和独特的人文景观,像一幅画、一本书,给人们带来快乐。

        据了解,嘉陵江两岸保护区内有高等植物180余科,900余属,3100余种,犹以珙桐、银杏、云杉、红豆杉以及中华猕猴桃最为珍贵;灵芝、天麻等药村,香菇、薇菜等山珍也是古今佳品;丰盛的树叶、果实、花草、藤蔓,使这里成了野生动物的乐园;有40余种兽类,120余种鸟类以及20余种两栖类、爬行类、鱼类动物。属于国家一类保护动物的有金丝猴,属于国家二类保护动物的有猕猴、短尾猴、金猫等。嘉陵江集访古、探幽、寻奇于一体。

身临其中,嘉陵江碧波潋滟,山色空蒙,蓝天白云倒映其间,苍松古寺相映成趣。两岸古木参天,如伞如盖的森林,在阳光下,墨绿的林海齐展容颜。有的古朴苍劲,有的枝头扶蔬,有的盘根错节,有的亭亭玉立,群山拥抱,清风徐徐,江水滔滔,雾气腾腾。青山绿水间,雀鸟欢呼,鸥鹭成群,霞鹜齐飞,水天一色,美若仙境,如在画中。

好山、好水、好客的嘉陵江沿线苍溪人民,他们创造出了绿色环境,在保护好这里的山、这里的水、这里的野生动物的前提下,打造出了一个丰裕、繁荣、干净、清爽、美丽、绿色的嘉陵江生态环境带。

星罗棋布的江边城市,高楼大厦、园林广场,实现了一年四季春赏花、夏观荷、秋品菊、冬寻梅的美景,既是公园城市,又是市民休闲地。

为了实现儿时的梦想,我利用节假日,游走嘉陵江,包揽江河秀色,人文风光。

先从亭子湖,溯江而上,极目所见,山险树密,重峦迭嶂,苍翠欲滴,水光山影,碧波荡漾,相映成趣,各种鸟类中群飞的白鸽,扑闪于翠树之巅,极为抢眼,两岸林中,还有猴子、野猪、猫头鹰等出没。没有发现江面有一个私人船只,彻底切断了污染源,放眼望去,碧蓝的江面上不时鱼儿跳起,溅起朵朵浪花。

一路千峰叠翠,万岭葱郁,林木茂盛,幽静极了,漂亮极了。

舟车劳顿,来到源头,原来嘉陵江从秦岭的崇山中来,从凤县的代王山来,从远古的传说中来。似一条巨龙,头枕秦岭山区,身卧川渝大地,滋润沃土,造福两岸。流经陕西、甘肃、四川、重庆,千多公里,在重庆市朝天门汇入长江。

日夜面对的嘉陵江穿山越岭,纳溪汇涧,滔滔南下,奔流不息,创造了悠久的历史和灿烂的文化。

千百万年的江湾、青山、绝壁、沙滩、城廓、电站、桥梁、桑田、炊烟,依旧永不停息地流淌展现,从古至今所有的记忆都有光芒。


DJI_0390.JPG

图片:张文忠

苍溪县委县政府,在新时代,持续在嘉陵江沿线全面建设生态屏障,纳入乡村振兴重点工程,着力构建嘉陵风光生态走廊,突出蓝带、绿带、风光带、产业带的建设,建设嘉陵江美丽风光。

梨乡儿女充分利用土壤肥沃、水源丰富等优势条件,大力发展粮油、生猪、蔬菜、蚕桑、茶叶、雪梨、猕猴桃、柑橘等主导产业。依托高校和农科院所的技术力量,加大高新农业技术创新和推广应用,建成了多个现代农业产业园区。

嘉陵江流域苍溪段,处处都有“风吹稻花香两岸”的景象。梨花开了,菜花黄了、桃花红了、李花白了、稻花香了,猪牛羊肥了、果菜熟了……

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苍溪沿江两岸布满了自然保护区、森林公园、湿地公园、生态休闲带、生态种植园;建起了江边高品质宜居新城,工业园区,港口服务,都市型高效农业示范区,乡村度假酒店等。这些项目涉及高新科技,农产品加工,商业贸易,乡村民俗,丝绸文化,码头文化,红色文化等等,形成了以嘉陵江为主线的生态走廊和游憩走廊,呈现出一幅“一江清水、两岸青山,人在江上、江在城中”的绝美画卷。

苍溪嘉陵江边的城市亲水步道,长达20多公里,建有水榭亭台,观景平台,水边广场,身临其景,极致体验。

在江边,空气清新,环境静谧,花团锦簇、绿树成荫,流光溢彩。人们在晨曦与晚霞中漫步江边,可观园林美景,可尝苍溪美食,可闻水鸟欢歌……让你在绿色生态空间中享受生活,享受自然,流连忘返。

苍溪嘉陵江流域古韵悠长、人文积淀丰厚,培养出了众多文臣武将,留下了数不尽的名胜古迹。古栈道,驿铺犹存;塔子山下,是红军四方面军长征出发地;陵江寺,送客一亭绿,最忆是苍溪;古代白塔,屹立江岸;贾家洞,文脉流芳。留存了苍溪嘉陵江流域的往日风情。

当代,苍溪的罗青长、任荣、吴忠等红色传奇人物也足以让高山仰止,世代传承。

嘉陵江造就了诗与远方。古代诗人、文人墨客留下了很多描写嘉陵江的诗词。比如:李商隐“千里嘉陵江水色,含烟带月碧于蓝。”杜甫“嘉陵江色何所似?石黛碧玉相因依。”白居易“兜率寺高宜望月,嘉陵江近好游春。”元稹“日暮嘉陵江水东,梨花万片逐江风。”刘沧“独泛扁舟映绿杨,嘉陵江水色苍”。伟人毛泽东改诗盛赞嘉陵江:“百万银灯摇倒影,嘉陵江似水晶宫。”山奇水秀,烟雨迷蒙总能赋予无限的诗情画意。

在诗人笔下,百万银灯,梨花万片,含烟带月,浪花沙滩,多么诱人的泼墨丹青呵!诗中有画,画中有音,活脱脱地展示了苍溪嘉陵江沿线的秀美风光、人文风情和现代世界。


DJI_0915.JPG


图片:张文忠


分享到: